首页 他和她们的群星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五百四十七章 小伙伴们的未来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谭继泽确实是个可靠的好同志。他说有十成把握,便果然没有让大家失望。
  
  当然了,在这种情况下,要是谭继泽再胜不了,余连就一定会怀疑自己上辈子的记忆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了。
  
  可饶是如此,余连却依然松了口气,不由自主露出了欣慰的姨父笑。
  
  菲菲看着余连的笑,自己也笑得相当明媚:“放心了?”
  
  “呵呵,一切尽在掌握,也谈不上什么放不放心了。”
  
  “鱼儿好像对这位谭先生很是信任嘛。以前,我就只见过你对杨老师和维恩先生是如此信任的了。”
  
  “菲菲,男人的信任,往往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足够……等等,你把那个红毛放进来作甚?”
  
  菲菲直接转移了话题:“你说的奶茶呢?”
  
  确实,虽然是十拿九稳的胜利,但胜利就是胜利。余连现在的情况是不可能跑到人群中和留学生们一起庆祝的,在这里和菲菲一起庆祝也是不错的。
  
  带着墨镜的余连几步跑到了旁边的奶茶店中,买了两杯奶茶和一口袋点心,思忖了一下,又多买了三杯。看店的那个提列克人小姑娘明显是认出余连了,但在精神系灵能的影响之下,只是挂着激动的表情帮余连打好了包,总算是没有大呼小叫地要签名合照什么的。
  
  “把这三杯给那辆蓝色商务车里的先生们送去。”余连吩咐了小姑娘一句,对方忙不迭地使劲点头。
  
  余连和菲菲就这样坐在树荫下的长椅上,一边慢慢地喝着奶茶一边吃着小点心,等到他们快要喝完的时候,谭继泽和莫塔才终于走出了大门。而跟在他们身后的,自然就是许久没见的赛尔迪·斯托克了。
  
  这家伙似乎是比上次见面要瘦了一些,但眼神却依然向以前那样明亮。
  
  或者说,甚至比以前更加明亮了。
  
  对有些人来说,不公和苦难,都只是促进自己成长的养分罢了。
  
  “无罪释放。”谭继泽对记者和围观群众们说。他的语气和表情都显得很平静,仿佛一切都尽在掌握,但余连却能从那声音中听出一丝激动。
  
  “万岁!”留学生们纷纷欢呼了起来。
  
  余连和菲菲相视一笑,起身离开,下一步到达了留学生会馆等大家返回。
  
  留学生会馆中,自然也还是有几个学生留守的,还都是余连上次和大家开派对的时候认识的,此时正在厨房中忙碌准备晚餐。看那堆积如山的食材,明显是做好胜诉后大肆庆祝的准备了。见到余连出现,还给大家带来了好消息,自然都是喜出望外。
  
  “我倒是没想到你们准备自己做饭”
  
  “谭主席说,这是为了迎接我们的朋友洗清不白之冤,重新回到清白的人世。自然应该由我们亲自动手招待他。”一个余连上次认识的很贤惠干练但是名字不重要的女留学生说。
  
  要是谭继泽真败诉了。这些食材不就尴尬了?你们这些做饭的不就更尴尬了吗?还是说,他们对谭继泽有着不会动摇的坚定信心。
  
  于是,在稍微寒暄了几句后,第一次和大家见面的菲菲,只花了一分钟时间便得到了信任,然后理所当然地接管了厨房。
  
  “既然是初次见面,就有我来主厨做大家的见面礼了。”菲菲坦然地系好了围裙,扫视了一下厨房中的食材:“鱼儿,你再去买一份白兰果酱和一罐低水分牛油回来,最好是安德地斯黑牛的。”
  
  “嗯,作为老刘家1500年厨神技艺的传人,这时候应该是我做主才是吧?”
  
  菲菲瞥了对方一眼:“鱼儿,你觉得,外公和舅舅,到底会把真传传给我,还是你呢?”
  
  为什么她每次说得都这么有道理?余连顿时无言以对。
  
  “那跑腿的事还是我去吧。”有位帮厨的留学生小姑娘赶紧很有眼力见儿地道。
  
  “不,让他去。他比较会挑。你们的余连中校,唯独在挑东西的时候眼光是很独特的,无论是人还是物。”
  
  这话说得实在是够阴阳怪气的,当然了,看在菲菲刚认识了这么多新朋友的份上,自己就不和他一般见识了。
  
  格尔罗金市既然是大学城,说明这里的外籍居民数量会占大多数,自然也聚集着来自银河各地的商品。余连只花了十几分钟就买齐了菲菲要的东西,返回也加入了帮厨的队伍。
  
  有了两位得到了1500年厨神真传的大厨的主持,大家做饭无论是质量和速度都在以几何级方式提升着。等到谭继泽等人仿佛凯旋而来的将士般满载而归的时候,大部分的菜肴已经琳琅满目地摆满了会馆客厅的长桌,足够十几个人吃的。另外,余连又在会馆后面的小花园上架起了烤炉,身后几个冷箱里摆好了抹好了酱料的肉块,估计就算是再来上三五十个客人也都足够吃了。
  
  赛尔迪·斯托克望着在烟火缭绕之后的余连,有着千言万语但到了临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视线受到了烟火的影响,甚至都开始模糊了。
  
  他当然知道,余连参加战神祭是为了什么。
  
  “去帮我把库房的碳给搬出来。”余连随口道。
  
  斯托克二话没说便开始帮忙了。他认为这种感觉很好,就和当初在红枫厂,他给余连打下手时一模一样。
  
  酒过三巡,留学生们都有些嗨了,自动便切换进入了标准排队模式。
  
  菲菲依然在这些才认识了两个小时的新朋友群体中如鱼得水,并且已经成功忽略了两个正在皇家戏剧学院攻读的留学生毕业以后回地球去“干一番大事业”。
  
  至于余连,则带着谭继泽、斯托克、基利安……以及莫塔等几个留学生总会的领导人物上了二楼。基利安大概是知道大家是准备聊一下正事,便很有眼力见儿地给大家泡起了茶。
  
  这孩子大概是常做这个,动作很熟练。这孩子真的是又聪慧又乖巧又贤惠,而且长得也清秀可人,唯独可惜的就不是妹子了。给谁能想到,未来这孩子却是以“猎刀”的名号威震寰宇的呢?
  
  余连扫了正在泡茶的基利安一眼,确定已经能从这个少年身上感受到了比上次时更加明显的灵性气息。如果上一次,这孩子身上的灵性流动还只是细微的山泉,这次却已经成了正在流动的河流。
  
  这孩子,已经觉醒了。这姑且也能算是历史走上了正规吧。
  
  余连一边思忖着,一边看向了谭继泽他们,忽然笑道:“我通过某个朋友得知,大学城发生了一次失踪绑架案。一个名叫戈多·灰耳的伊利萨国际大学的学生失踪。当然,他在两个星期之后,却出现在了附近的小公园,人变成了个傻子。帝都警察把这件事当成了失魂症之后的梦游。不过,据我自己的调查,戈多·灰耳是爪翼会的一员,和死者罗尔希·白腕有点仇怨。”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