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九关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七十二章 夫子的朋友们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宋越让小孟的司机直接送他去了夫子家。
  
  到夫子家后,第一时间跟夫子说了今晚这场宴会发生的事情。
  
  夫子道:“魏军这个人不错,来到杭城数年,有不少作为,如今他马上要赴任更高岗位,有些放心不下杭城这边的情况,所以才会想着要见见你,勉励一番,以保证杭城安危。”
  
  这种时代,负责治安的部门只能处理那些普通案件,一旦涉及到妖魔,就必须求到异常事务管理司才行,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官员,魏军这么做也实属正常。
  
  只是没想到原本平和的宴会到最后会发生那样一幕。
  
  “京城李家,也是一个传承相当古老的家族了,这样的家族,子弟良莠不齐实属正常,不过他们找到你头上,怕是跟最近那些修魔者案件有关。”
  
  夫子轻叹一声,人与魔合作,这种事情他再清楚不过。
  
  当年若非不是因为这,他又怎么可能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所以他提醒宋越,一定要谨慎对待。
  
  “不要忘了自己的初心,但也要学会使用手段,你很聪明,也懂得隐忍,必要的话,你可以先了解一下他们想做什么。”
  
  宋越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当晚他在夫子家,服下丹药,继续冲击身体中的那些穴位。
  
  他现在就像一个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利用一切时间疯狂提升自己。
  
  第二天一早,宋越刚从夫子家小区出来,就看见外面停着一辆豪华商务车,见他出来,车门自动开启,李兵那张脸露出来,满脸笑容看着宋越。
  
  “宋部长,早!”
  
  宋越停下脚步看着他。
  
  李兵一脸诚恳的道:“昨晚的事情是个误会,咱们能不能找个地方谈谈?”
  
  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对方弟弟很混蛋,一副纨绔大少模样,但眼前这位还算正常。
  
  宋越点点头,上了这辆商务车。
  
  车子开到一间茶楼,李兵道:“喝点茶吧,边喝边聊。”
  
  下车后,早有茶楼的人等候在门口,恭恭敬敬将两人迎进去。
  
  这地方很高档,环境优雅,一大早也没什么人。
  
  服务人员将两人带进一个包间后,那里已经有茶艺师做好准备,娴熟不花哨的将茶水泡好,就默默躬身倒退着离开。
  
  包间里,就只剩下宋越和李兵两人。
  
  “我叫李兵,来自京城李家。”李兵首先自我介绍了一下,然后他看着宋越道:“这次来找宋部长,主要是有两件事,想跟宋部长说一下。”
  
  宋越看着他道:“叫我宋越就行。”
  
  部长这种官方称谓,偶尔听听还成,听多了,总觉得有点别扭。
  
  “好,那我就直说了。”李兵点点头,看着宋越道:“第一件事,是关于杭城最近那些案件的,我希望你不要再插手了,你先别急,听我说。”
  
  他看着宋越:“你我都是聪明人,你虽然很年轻,但能坐到管理司分部长这个位置上,足见你的优秀,你还有更加广阔的未来,如果我们能成为朋友,那么我相信,在未来你的人生道路上,会有李家的一份助力在!”
  
  宋越静静看着他,没有说话。
  
  “另外,我还准备了一点小礼物给宋部长。”
  
  李兵说着,从身上直接取出了一个小魔方……
  
  宋越平静的脸上,在看见这个小魔方的瞬间起了波澜。
  
  因为这个小魔方,跟孟泓送他那个,几乎一模一样!
  
  无论材质还是样式,都十分接近,只是这个魔方要更小一些,只有弹珠大小。
  
  李兵看见宋越表情,微微一笑:“看来宋部长认得这东西,不错,这是一间空间法器,里面有一株贯通层级的大药,一部武道修行者的顶级功法,一篇法阵图,一把古剑,以及……一个亿的现金。”
  
  当李兵说到里面有法阵图的时候,宋越几乎将这个小魔方跟孟泓、孟刚两兄弟联系在一起!
  
  这是巧合吗?
  
  对方送这个空间法器给他,是在贿赂他,还是在敲打他?
  
  “这些东西,不过是李家的一点善意,只要宋部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视而不见……”
  
  李兵说到这,脸上露出诚恳的微笑:“那么你得到的,将是整个李家的友谊!”
  
  “其实也不会叫你太为难,我们会做得更加隐秘和完善一些,不会再出现之前那种情况。”
  
  “毕竟这么大一个区域,上亿的人口,每天发生几起凶杀案,不是很正常么?”
  
  “你说是吧?”
  
  宋越没回答,只是盯着李兵放在茶桌上的小魔方发呆。
  
  半晌,他问道:“这是孟家的东西吧?”
  
  李兵哈哈一笑:“宋兄弟好眼力!据说这是孟家炼制出的法器呢。”
  
  宋越看他:“你不知道它来历?”
  
  李兵一脸无辜:“下面人准备的,我还真不知道,难不成里面还有什么典故?要不……宋兄弟给我讲讲?”
  
  语气表情,要多真诚有多真诚。
  
  宋越突然笑了,道:“没啥典故,就是想要卖弄一下而已,叫李兄见笑了。”
  
  说着他将小魔方拿在手里,屈指一弹,小魔方滴溜溜向上旋转,然后再落回到他手上。
  
  “权力真是个好东西。”宋越感慨。
  
  “哈哈哈!”李兵笑得畅快。
  
  “李兄刚刚说两件事,这第一件事已经说完,第二件事是什么?”宋越面色平静的问道。
  
  “哎,这第二件事,其实是个悲剧,宋兄弟这么给面子,我都有点不想说了,要不……算了吧。”李兵摇头叹息。
  
  “别呀,哪有说话说一半的道理?”宋越看着他:“还是说说吧。”
  
  “那就说说吧!”李兵直起腰,看着宋越道:“被你杀的那个李东,其实是我李家的人。”
  
  “哦?你说的是……那个修魔者?”宋越愣了一下,“那人不是一个普通人么?”
  
  “他原本是普通人,不过后来机缘巧合之下,他投到我李家这边,并入了家族族谱的,”李兵一脸惋惜,“没想到就这么死了。”
  
  李家这种修行大族,会容许一个普通人进入自家族谱?
  
  你特么跟我闹呢?
  
  宋越有种智商被按在地上摩擦的感觉。
  
  他觉得这百分百是李家为了让那些人心甘情愿卖命而弄一份假族谱糊弄人!
  
  别说大族,即便是普通人家,也不会把一个外人随便列入到自家族谱上。
  
  更别说那人还是一个修魔者!
  
  李家在华夏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修行大族,会干这种蠢事儿么?
  
  宋越不动声色的道:“那不是个修魔者么,你们李家……怎么会容许这样的人进来?”
  
  李兵看着宋越:“宋兄弟迂腐了,我这个大你十几岁的人都想得开,就说李东吧,你想想看,他在杀那家人之前,有没有去害过别人?没有吧?”
  
  宋越心说那谁知道,死无对证的事情。
  
  修魔者不害人,吸血鬼喝兔子血吗?
  
  “那家人害死他亲娘,难道不是死有余辜么?”李兵脸上露出一抹义愤之色,看着宋越,“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如果有人害了宋兄弟父母,宋兄弟难道不想杀他全家?”
  
  “你这例子的确不恰当。”宋越淡淡道:“李兄可以拿自己举例子。”
  
  李兵被噎了一下,但却呵呵一笑揭过去,他一脸真诚的看着宋越道:“李东这件事,已经是过去式了,无须再提,我们都着眼未来!”
  
  宋越看着他:“我有点好奇一件事。”
  
  没等他问,李兵便一脸严肃的道:“宋兄弟!”
  
  宋越看他。
  
  “不该问的事情,别问!”
  
  “人嘛,不要有太多好奇心,其实人生多美好啊,你年少英俊又多金,一身实力强大不说,又身居高位,鲜衣怒马锦帽貂裘,不正该享受生活吗?”
  
  “漂亮的小女生不香吗?”
  
  “知心的大姐姐不好吗?”
  
  “美酒不醉人么?”
  
  李兵看着宋越,笑着道:“你说是吧?何必去管那些纷纷扰扰?你只需要记住,李家门阀屹立千年,自有它的道理,这世间万物万事,存在即合理,所以不要总是拿自己的三观,去衡量这世上的事情,和你三观不同认知不符的就认为是异类,就认为是错的。”
  
  他看着宋越,语气愈发真诚:“上古年间,有魔道大修在修行时动辄屠城,用几十万人血祭,这种按照世人观点,早该千刀万剐吧?可人家得道之后,飞升仙界,却成了魔道祖师!成为开宗立派的一代教主!”
  
  “仙界那么多大能,为什么不去屠魔呢?”
  
  “所以兄弟你记住,这世上没有什么真正的正义,人做任何事情,第一要素都是为自己考虑。”
  
  说到激动处,李兵甚至脱口而出道:“实际上你这种罕见的武道天才,是修魔的最好胎胚……”
  
  说到这,他似乎自觉失言,笑着解释道:“不过人各有志,这种事情无人强求。”
  
  宋越静静看着他,道:“所以说,接下来这段时间,这种动辄灭人满门的案子,还是会发生,对吧?”
  
  李兵道:“复仇!绝对是复仇!我们有这个能力,而且……不会让你太为难。”
  
  宋越笑笑:“这个不为难,是怎么不为难呢?襁褓中的婴儿,刚刚睁眼看世界,还不明白人心善恶的时候就被抽空全身血肉,无辜的老弱,过着自己的生活,没有招惹过任何人,却惨死在自家……”
  
  他叹息一声:“李兄啊,你觉得这种事,不残忍么?”
  
  李兵笑容敛去,平静看着宋越:“那你的意思是?”
  
  宋越道:“管理司总部就在京城,你们李家也在京城,这种事情,你们应该直接去找他们说啊,何必千里迢迢跑到杭城来跟我说?”
  
  李兵坦然道:“县官不如现管嘛,杭城地界是你在负责,一事不烦二主,所以就来找宋部长你了。”
  
  宋越笑起来:“所以就得可着我这一只羊薅?”
  
  李兵静静看着宋越:“你不愿意么?”
  
  宋越叹息:“这里面水真深啊,先是有修行界的大人物出面,然后又有你们李家这种庞然大物背书,我这样的小人物,愿意与否,对你们来说很重要么?”
  
  李兵笑起来:“宋兄弟年纪轻轻,认识事物到很深刻,坦率讲,确实不重要,不过我们更想平稳的将这件事情进行下去,不希望再出任何纰漏,还有,宋兄弟有怨念也是人之常情,但我要告诉宋兄弟的是,这件事,并不仅仅是在杭城区域!”
  
  “所以你大可不必觉得我们是在欺负你。”
  
  “还有,是要李家的友谊,还是对着干,全在你的一念之间。”
  
  宋越收起那枚小魔方,站起身道:“行,我明白了,咱们来日方长吧。”
  
  李兵脸上再次露出亲切的笑容,这个小家伙不怎么好搞,心中有坚持,但最终还是选择低头了,虽然多少有点矫情,但也是个聪明人。
  
  “行,那杭城这边的事情,就拜托了,以后宋兄弟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李兵说着,直接递给宋越一张精致的名片:“这是我的私人号码,你随时打,我就算没能第一时间接起来,也绝对会在看见后第一时间回复!”
  
  “好!”
  
  宋越收起名片,转身出门。
  
  李兵坐在那,喝了一口已经冷掉的茶,喃喃自语道:“希望你做个聪明人。”
  
  来到外面,宋越沿街走了一会儿,找了一个垃圾桶,将那张名片用内力震碎扔进去。
  
  合作个鸡毛!
  
  糖衣他本不想吃的。
  
  但这小魔方,十有八九就是孟家兄弟的!
  
  他得拿回来。
  
  对方用这个来贿赂他,一半是贿赂,另一半却是赤裸的威胁!
  
  听话就给糖吃,不听话……这小魔方主人就是下场。
  
  这心机……真他妈深。
  
  随后他又有些惆怅,看样子对方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了,这样一来,肯定还会有新的无辜者丧命。
  
  别说他现在光杆司令一条,就算人马齐备,也不可能彻底防住。
  
  想要彻底解决,光靠他一个人肯定是不行。
  
  如今看来,李家这个庞大的修行家族,应该是修行界在人间的代言人。
  
  突然冒出这么多的修魔者,说明对方正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这种时候,必须得寻找盟友。
  
  将李家的阴谋公之于众没意义,这种庞然大物,就算有真凭实据都很难将其撼动。
  
  这也是李兵的弟弟为什么那么张狂的原因。
  
  人家其实根本就不在意他这种小人物。
  
  这时候林欢打来电话,说一会儿要来上班。
  
  宋越本想回去找师父商量这件事,但转念一想,决定先看看林家这边,跟华夏哪个家族交好再说。
  
  来到异常事务管理司没多久,林欢便一个人风风火火的来了。
  
  穿着很性感,一条热裤,露出两条雪白大长腿,搭配一件可爱的小熊图案T恤,小熊被撑得有些变形,一张精致脸庞上带着几分妩媚,看见宋越就道:“总算能上班了是吗?”
  
  “小墨呢?”宋越问道,平日里两人都是形影不离的。
  
  “她今天有点不太舒服,”林欢说着,有些狐疑的看了宋越几眼,“你怎么好像有点心事重重的样子?跟你家钱女神吵架了?”
  
  宋越看她一眼:“小姐姐你现在这样子有点茶啊。”
  
  林欢翻了个白眼:“关心你一下还嫌我婊?不识好人心!”
  
  跟着宋越进到办公室,林欢叹息道:“人太少啦,你就不能再招点人手过来?”
  
  宋越摇头:“没人啦,家里还有一只鸟。”
  
  林欢撇撇嘴:“啥也不是!”
  
  宋越看着她:“你对那些修魔者怎么看?”
  
  林欢微微一怔,道:“这能怎么看?杀人修行,本就是一种泯灭人性的做法,这种人该千刀万剐!”
  
  宋越点点头:“那如果做这件事情的,是一个受人尊敬的顶级家族呢?”
  
  林欢看了他一眼:“大家族为什么要干这种事情?他们疯了吗?”
  
  宋越走到窗边,望着窗外,道:“他们疯没疯我不清楚,但他们的确这么干了。林欢,你们林家在华夏这边的关系,是哪一家呢?”
  
  林欢略微犹豫一下,这种事情,其实多少涉及到一点家族隐秘,不过她还是很快说道:“是段家,段家祖上曾与我林家有姻亲,从古至今关系一直很紧密。”
  
  不是李家就好。
  
  宋越心里松了口气。
  
  林欢一双妩媚的眼睛看着宋越:“不会是段家在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吧?”
  
  宋越摇头:“不是,是李家。”
  
  林欢皱眉:“他们图什么?”
  
  宋越没回答,李家这么做,必然有原因,也必然有所图。
  
  为了不坏他们的好事,甚至派家族子弟专门赶赴杭城,对他威逼利诱。
  
  那颗糖衣可是甜味十足!
  
  林欢想了想,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会联系家人,让他们派些高手过来,我会以保护我的安危为借口,到时候就暂时将他们借调到管理司这边。”
  
  “你放心宋越,我虽然不是个胸襟宽广的男人,但也做不到眼睁睁看着无辜生命惨死。”
  
  宋越看了林欢一眼:“现在不婊了!”
  
  林欢:“你走!”
  
  ……
  
  夫子家里,听宋越说完跟李兵见面过程之后,夫子沉吟了一下,道:“人间祸源在李家,修行界那边……应该是某个魔宗,李家十有八九是得到了什么承诺,你等一下,我叫人查查。”
  
  随后夫子打了个电话,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之后,便开始等待。
  
  不到半个小时,便有消息反馈回来,夫子开的免提,一个浑厚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老陆,你不提醒还没发现,刚调查了一下,触目惊心啊!”
  
  “怎么?”夫子问道。
  
  “最近这段时间,他们已经在暗中悄悄变卖了很多产业,宣称家族要进行转型升级,也的确投资了一些新兴行业,但跟他们得到的资金比起来,却是九牛一毛。”
  
  “另外,李家已经有一半以上的嫡系失踪了,全无痕迹,结合你刚刚提供的信息,根据推测,极有可能是进入了修行界。”
  
  “这件事必须得阻止,不能任由他们如此肆无忌惮的做事,老陆你不方便,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我想办法查清楚此事,如果那群修魔者真是他们放出去的,那这件事必然要有个说法的。”
  
  “但修行界那边……”
  
  “修行界那边我来想办法。”夫子道。
  
  放下电话,夫子看着宋越道:“最近这段时间,你还是专心冲击大宗师境界,这边的事情,不用你来管了。”
  
  宋越有些担心的看着夫子:“师父,修行界那边……”
  
  夫子笑道:“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出手的。”
  
  说是不担心,但心里怎么可能一点忐忑没有?
  
  夫子看着他道:“我就在家里,哪都不会去。”
  
  宋越这才多少安心一点。
  
  等宋越回房间,夫子进入到他的通天碑内,取出一炷香,点燃插在香炉里面,然后又从身上取出几张泛黄的符纸,口中念念有词,随后用法力将其点燃,符纸烧成灰烬,落在香炉中。
  
  做完这一切,夫子面色变得有些苍白,儒雅的脸上露出一丝自嘲的苦笑。
  
  现在就连做这种事情都有些力不从心,想想还真是讽刺。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