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九关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七十二章 夫子的朋友们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越是这样,他越是希望宋越不要走他的老路,打小就教育宋越,要心存正义,也要学会明哲保身。
  
  一味的头铁,最终只能换来无尽的苦涩。
  
  ……
  
  九关。
  
  一座巨大佛塔矗立在大地上,散发着威严恢弘气势。
  
  佛塔上层,一名年轻的光头和尚正盘坐在房间蒲团上修行。
  
  背后隐隐有佛光闪现。
  
  随着他的修行,不断有一些“卍”字符从他身体中飞出。
  
  有些是金色,有些是银色,有些……则是黑色。
  
  不同颜色的字符散发着不同的气息。
  
  每一个字符代表的能力都不相同。
  
  这是他的法,也是他的道。
  
  正这时,虚空突然传来一阵淡淡的波动,和尚睁开眼,看向传来波动的方向。
  
  下一刻,一张儒雅的中年面庞出现在那里。
  
  “花和尚,好久不见。”
  
  原本宝相庄严的和尚瞬间破功,怒道:“谁是花和尚?老陆你这个混蛋还活着啊?前阵子是哪个不省心的家伙跑去骂三松古教?佛爷我不得不换好多个马甲上去骂人帮着掩饰……哎,我和你说这个干什么,你又听不见……”
  
  “有件事需要你帮忙,你去趟地球修行界……”
  
  和尚听完之后忍不住破口大骂:“老陆你不是人啊,多少年不跟佛爷联系,好容易发个消息过来就是让爷给你跑腿干活?还那么危险,修行界的魔头就没有一个好相与的,哎呦……可怜佛爷我修为境界这么差劲,还得被你驱使,烦死了!”
  
  嘴上虽然这么说,动作却麻溜的很,从空间法器中取出一块阵盘,放在手里轻轻摩挲两下,突然苦笑了一下。
  
  “这玩意儿还是你做的呢,一晃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幸亏佛爷没那烦恼丝,不然都白了……”
  
  说话间,和尚走到佛塔窗边,往外看去。
  
  九关世界浩瀚无疆,他这佛塔镇守的疆域足有百万里之遥。
  
  自从陆圣夫离开九关世界,他们当年这群弟兄就很少再联系了,各自偏安一隅,胸中也没了当年那股灭尽天下魔族的气概。
  
  没想到多年之后陆圣夫居然会主动联系他,看来其他几个老兄弟,应该也都得到消息了吧?
  
  和尚摇摇头,微微叹息,激活阵盘,下一刻,他出现在一个陌生的世界中。
  
  这里,便是地球的修行世界。
  
  当年第一次来的时候,还是陆圣夫带着他们一大群人。
  
  在这世界,也曾发生过许多故事。
  
  有一些老朋友在这里。
  
  和尚取出一枚传音玉符,大咧咧的道:“佛爷我来做客,赶紧滚过来迎接!”
  
  那边哎呦一声,接着便是一阵惊喜:“什么风把你这花和尚给吹来了?”
  
  和尚满头黑线:“是陆圣夫那股妖风把佛爷给吹来的!赶紧的,别废话,我来是有事儿。”
  
  那边笑道:“行行行,正好刚刚还有几个老朋友也都来了,你们约好的吧?”
  
  修行界的东胜神洲。
  
  和尚在这里见到了几个九关世界的老兄弟,哥几个见面都有些唏嘘。
  
  他们也已经多年没有联系,想不到再见面却是在这地球修行界。
  
  都感慨造化弄人。
  
  “老陆那家伙不地道,就给了我们两块阵盘,一块留在修行界,一块带在身上,分明不想我们去地球找他!”
  
  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见面就跟大伙抱怨。
  
  “唉,他也是为咱们好,一旦咱们去找他,被发现,必然会有麻烦。”一名头发雪白的老者摇头叹息。
  
  和尚看着这些人:“老陆和你们说是什么事了吧?”
  
  几人点头。
  
  汉子道:“老陆竟给出难题,他说了什么事,但却不知道对方是哪一个?”
  
  和尚看向身在修行界这位:“你消息最灵通,最近有哪个大魔头要突破?”
  
  修行界这边几人共同的朋友名为张成,是个化婴巅峰的大修士,平日交际广泛,朋友遍布三教九流。
  
  听见这话,长成不由苦笑道:“这我哪儿知道?大魔头要突破这种事儿也不会通知我呀,老陆那个家伙……不是回人间娶妻生子去了?怎么会突然跟魔宗的人对上?”
  
  和尚道:“少废话,你赶紧查,老陆这么多年好容易求我们一件事,可不能给办砸了,咱人手有限,总不能一家一家打过去吧?”
  
  张成无语,随后开始发动关系调查起来。
  
  和尚几人就在这里等着。
  
  除了和尚、大汉和满头白发的老者之外,还有个少年郎模样的男子,也不知修的什么功法,看上去唇红齿白,异常英俊,乍一看还以为是十五六岁的孩子。
  
  就在张成这边打探消息的过程,又先后有两人过来。
  
  其中一个是女子,面容英武,穿着一身染血的黑色战甲,手里拎着一杆长戟,像是刚刚从战场上赶来。
  
  和尚一见她,顿时笑着打招呼:“大妹子还在每天杀人呢?”
  
  女子看他一眼:“你这花和尚不在你的佛塔里搂着老婆亲亲我我,来这做什么?”
  
  和尚无语,道:“阿弥陀佛,你们对贫僧偏见太深!”
  
  另一个跟女子前后脚赶来的是个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的青年,面容英俊,但却有一头白色长发。
  
  此人身上仿佛带着一股出尘脱俗的仙气,看着和尚笑道:“这些日子骂人挺辛苦吧?”
  
  和尚宝相庄严:“我佛慈悲,骂人这种造口业的事,贫僧怎么会做?”
  
  白发青年微微一笑,没有再调侃,望向其他几人,道:“诸位,好久不见。”
  
  少年模样的男子道:“听闻你前段时间又有突破?这回来的该不会是一道神念吧?”
  
  众人都望向白发青年,白发青年摇摇头:“哪有那么容易就脱壳了?还早得很呢!”
  
  这时候,张成从外面走进来,看向众人道:“打探到了,但不知道是不是老陆要找的人,天乐古教中一名老祖寿元将至,最近正在准备血祭,他们在修行界不敢太过分,很可能将手伸向了人间!”
  
  面容英武的女子林岚闻言眼睛一瞪,冷冷道:“不管是不是他,这种人都该死!”
  
  身材高大的壮汉陈守点点头:“不错,血祭之法丧心病狂,不管这人是不是老陆要找的人,都该死!”
  
  张成一脸苦笑,只要心存正义的人都会这么想,但问题是,那些修行魔功的魔头们没有一个是鱼腩,能在修行界开宗立派,甚至形成古教的修魔势力得有多强大,用脚指头都能想到。
  
  修行界正义之士多了,但又有多少个敢冲到人家山门口喊打喊杀的?
  
  估计也就这群天不怕地不怕的战士才敢这么说了。
  
  反正他这个在修行界交际广泛的化婴巅峰修士肯定是不敢去招惹。
  
  他怕死。
  
  花和尚慧明等人在知晓对方身份之后,当下也不啰嗦,跟张成要了地址之后,各自冲天而起,朝着天乐古教方向直接杀过去。
  
  修行界广袤无疆,天乐古教距离这边十分遥远,即便花和尚等人修为高深,也要赶很久的路途。
  
  一群人就这样明晃晃杀到天乐古教山门处,此地有强大法阵封印。
  
  多年来也不是没有修行界正义之士攻打过这里,但几乎每一次都伤亡惨重,人少了甚至连山门都难以攻破。
  
  加上这些年修行界的修魔势力都很低调,他们更喜欢把手伸向世俗凡间,所以正邪两道大体上倒也相安无事。
  
  这群人来到天乐古教跟前,花和尚直接上前叫阵:“叫你家快死的那个老东西滚出来受死!”
  
  这句话如同捅了马蜂窝,刹那间一大群浑身魔气缠绕的修魔者从里面杀出来,各种神通术法,各种法器铺天盖地朝着花和尚等人砸过来。
  
  身穿染血黑甲的林岚手中长戟一挥,身上爆发出恐怖气势,各种修魔者打出的神通术法根本无法靠近她,那些法器纷纷被长戟磕飞。
  
  然后她杀入对方人群中,眨眼间就干掉七八个修魔者。
  
  壮汉陈守赤手空拳,但拳罡如雷,身上血气冲天,这是一个可怕的武道大修士,简直如同一架人形机甲,如入无人之境。
  
  花和尚身上佛光绽放,他口诵佛经,恐怖的精神攻击一道又一道。
  
  白发青年王羽,少男模样的男子雷烈以及头发花白的老者荀仙等人动起手来也都如同疯子一样,刹那间杀得天乐古教山门前血流成河。
  
  后面出来的天乐古教中人都懵了,从哪杀出来一群可怕的疯子?
  
  最近很低调呀,好像也没得罪什么可怕的势力,这群人到底从哪来的?
  
  顷刻间,冲出来的几十个人当场被击杀,很多甚至连尸首都没能留下。
  
  天乐古教的人彻底懵了,这他么太不讲理了,到底谁是修魔的?
  
  随后有大能从里面杀出来,所经之处,魔焰滔天。
  
  这名天乐古教大能怒不可遏,咆哮道:“什么人,敢来天乐古教撒野?”
  
  花和尚一群人连话都懒得说,他们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这么激情过了,记得上一次,还是几十年前跟陆圣夫一起杀敌……
  
  不开眼的小魔教,居然敢招惹到老陆头上去?
  
  三松古教的无上大能欺负人咱不敢吱声也就罢了,凭你们一个小小魔教也敢招惹老陆?
  
  老陆就算落平阳,也不是你们能惹的!
  
  这群人发起狠来太可怕,直接杀疯了!
  
  身上魔焰滔天的这名天乐古教大能眨眼间就身受重伤,不得不快速遁走,并让人回去求援。
  
  ……
  
  天松子今年已经九千七百多岁,一身修为接近分神后期,多年前一场大战,让他元气大伤,一身实力下降很多不说,寿元也受到影响。
  
  尤其最近这几年,他自知大限将至,但并不甘心就此坐化,还想做最后一搏。
  
  他要通过血祭大法,让干涸的躯体重新焕发生机,要活出第二世。
  
  但他没有选择修行界,而是将目标放在了人间。
  
  世俗凡间对他们来说,就像个予取予求的养殖场。
  
  需要什么,直接去拿就好。
  
  在修行界就很麻烦。
  
  虽然修行界的人口数量远超不到百亿的地球,但若是他敢让人在修行界这样大张旗鼓的搞,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一大波讨厌的修行者聚集起来围攻他们。
  
  还是人间好。
  
  只需要很小的代价,就可以实现目的。
  
  他们在人间找的代言人是华夏李家,这个家族祖辈跟天乐古教就有联系。
  
  多年来始终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
  
  这一次,天松子让人告知李家,要一千个境界接近贯通的修魔者,只要将这些人送来,那么天乐古教可以为李家单独开辟出一道“仙门”!
  
  将李家整个家族接引到修行界!
  
  想要从人间到修行界并不容易,有能力的人可以通过寻找修行界的频率进入,但修为一般的,这辈子都别想沾到修行界的边。
  
  对人间众生来说,修行界几乎就等同于仙界。
  
  进了修行界,等于成仙!
  
  上古年间,传说有修行者在飞升时,将家人甚至家禽家畜一起带进修行界。
  
  有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故事。
  
  世间凡人谈起这个故事的时候,少有不羡慕者。
  
  所以这个诱惑,对李家来说,是难以抗拒的。
  
  此时天乐古教已经从人间将李家嫡系接引过半,一方面是给李家点甜头,另一方面,这群人随时可以成为天乐古教的人质。
  
  不好好干活,就自己想想后果。
  
  这件事如今已经成功一半,李家最近几年已经悄悄的培养出三百多个“合格”的修魔者,让那些人跟着家族嫡系一起,进入到修行界。
  
  如果天松子不着急,这件事大可以继续这样悄悄的进行着。
  
  可前段时间天松子情况突然开始恶化,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于是让人催促李家,不管用什么办法,必须加快速度!
  
  同时还派人进入人间进行监督!
  
  甚至让大弟子的一道分身进入人间。
  
  修行界的强大修士进入人间时,境界会被人间的天道法则压制得很厉害。
  
  境界太高的大能本尊甚至无法进入,强行进入会被天谴!
  
  所以天松子的大弟子将分身压制在聚丹巅峰,带着两名年轻弟子和一只猫妖,共同进入到人间。
  
  催促和监督李家尽快把事情做完。
  
  可没想到的是,杭城那边的异常事务管理司坏了他们好事。
  
  接连杀了好几个即将合格的修魔者。
  
  这让几个来自修行界的人异常愤怒,两个年轻魔教大修带着一只猫妖,肆无忌惮对杭城分部那群人出手。
  
  但因为放走了两个,天松子的大弟子分身亲自前往将其击杀。
  
  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立威!
  
  要让那群蝼蚁般的凡人明白,和神仙作对的下场是什么。
  
  结果遇上了可怕的夫子。
  
  天松子的大弟子分身被毁,猫妖后来也被杀,两名年轻弟子身受重伤,好容易逃回来。
  
  天松子闻讯大怒。
  
  让人敦促李家那边,必须赶紧把事情办好,不然自己想后果。
  
  同时也在心中记住了杭城那个地方,在心中暗自发誓,一旦这次成功活出第二世,一定要分出一道分身进入人间,血洗杭城!
  
  感受到压力的李家再次开动起来,开始源源不断将那些合格的修魔者送过来。
  
  天松子很满意。
  
  如今只要最后一批炉鼎送过来,他就可以开始了!
  
  可笑那群李家养的修魔者,还真以为从此可以一飞冲天,结果却将成为天松子老祖血迹的祭品!
  
  天松子此刻正盘坐于自己洞府内,运行魔功。
  
  外面突然有人来报,说一群人在山门口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而且指名道姓,好像就是冲他来的。
  
  天松子皱眉,他在人间寻找的祭品,跟修行界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有人会打上门来?
  
  但他并不想理会这件事,他寿元无多,不能轻易动用法力。
  
  结果坏消息接二连三,天乐古教这边高手接连失利,聚丹的上去就死,就连一些化婴后期的高手,也很快身负重伤败下阵来。
  
  随后天乐古教一些高层传讯给天松子,让他自己出面解决。
  
  天松子面色阴郁,现在就连那些小家伙都敢这样对待他了,是不是觉得他不行了?
  
  不过如果他继续藏着不露面的话,他这一系死伤惨重倒是无所谓,关键会凉了那些人的心。
  
  被逼无奈之下,天松子只能怒吼一声,消失在洞府。
  
  下一刻,他出现在山门前。
  
  只看了一眼,便忍不住发出怒吼:“敢杀我徒子徒孙,我要你们的命!”
  
  说话间,他身上猛然间燃起一股黑色魔焰,朝着花和尚一群人铺天盖地的烧过去。
  
  花和尚等人看见天松子,顿时明白,正主终于出来了!
  
  他们杀了这么半天,好容易才将这位给引出来。
  
  当下朝着天松子发起猛攻。
  
  这是一群九关战场的战士,他们曾经经历过无数次比这凶险很多倍的战斗,天松子固然境界高深法力无边,但这群人丝毫不惧。
  
  眨眼间就将巅峰不再的天松子打成重伤。
  
  天松子整个人都要疯了!
  
  他本身就寿元无多,如今身负重伤的情况下,更是雪上加霜。
  
  别的且不说,那场血祭必须得延迟了!
  
  直到此时,天乐古教这边才有更多大能杀出来。
  
  他们的确不太想管天松子的事情,毕竟死道友不死贫道就行。
  
  但如果真的让天松子被这群疯子击杀在山门口,那整个天乐古教以后也别想在修行界立足了。
  
  花和尚几人相互间暗中传音——
  
  “好像有点强啊!”
  
  “杀出来的人都不弱。”
  
  “我觉得差不多了吧?”
  
  “撤!”
  
  一群人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激活阵盘,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是在九关战场多年战斗养出来的一种本能。
  
  目的已经达到,他们又不是真的要掀翻这座古教。
  
  凭借他们几人,根本不可能成功。
  
  只要让那个老不死短时间没办法血祭,这件事也就基本上成了。
  
  因为夫子只是让他们牵制住修行界这边的魔教,让他们无暇他顾即可。
  
  一旦失去修行界这边的支持,华夏的李家,就好对付多了。
  
  天乐古教这边杀出来的一群大能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呢,敌人就都跑没影了。
  
  一个个虽然很懵,但却都跑到天松子面前邀功——
  
  您看,我们杀出来了,成功把敌人吓跑了!
  
  天松子一张老脸黑得跟锅底漆一样,看着这群人,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气死我了!”
  
  ---------
  
  大章。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