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盛赋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四百六十五章 扎心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千灵一脸平静,瞳孔徐徐扩大,惊疑不定道:“当真?”
  
  宇文君温和笑道:“回去问问你的父皇便知道了。”
  
  千灵顿时喜笑颜开,畅怀道:“原来我的担忧这么多余,可否跟我说说关于那位前辈的真相。”
  
  宇文君顺势言道:“你的父皇没告诉你吗?”
  
  千灵撇嘴摇头,一脸懵懂。
  
  宇文君轻声道:“去望月亭走走,那里是扶摇女帝曾去过的地方。”
  
  千灵跟在宇文君身后,两人轻盈御风而行,抵达望月亭外,却并未进去。
  
  “就在这里看看就好,她来过的地方,我们暂时不配进入其中。”宇文君意味深长道。
  
  千灵静默不语,看着宇文君背影,又瞥了眼望月亭,心中似是有些滋味,却不知从何说起。
  
  宇文君道:“此次我来皇都火上浇油,你不可与我相处时间太长,陛下那里不好做人,诸多人也在等着收拾我。”
  
  “私底下我会去千叶之庭。”
  
  简洁明了,无关风月。
  
  千灵轻微低头,应道:“知晓了。”
  
  宇文君大袖一挥,修缮望月亭周围花草树木,原本柔和轮廓,徒增几分凌厉气息,似断念的刃口,若扶摇女帝的眉眼。
  
  “你已是大人,不可再意气用事了。”宇文君轻声道。
  
  千灵神色微茫,试探言道:“所以,就要就此别过吗?”
  
  宇文君狠心道:“不算就此别过,往后少有来往,如有机会,我们依旧是朋友,只是许多事,与我们心中所想不同。”
  
  “大争已开始,人心浮动,各方派系虎视眈眈,你我不求福泽百姓,也要少些误伤。”
  
  “陛下心中亦是此等想法,我们长大了,不再是以往那般无忧无虑。”
  
  千灵的心渐渐沉入海底,四处飘荡,不知所踪。
  
  宇文君转身,伸出手揉了揉千灵头顶,温柔道:“我也不忍心说出这些,可总要告诉你这些,害怕有朝一日你吃了大亏,才会懂得这些。”
  
  千灵眼眉低垂,轻微低头。
  
  宇文君转身走向别处,千灵跟在身后。
  
  “走出这条山间小道后,我横渡虚空送你返回皇都,我将返回白鹿书院午睡。”
  
  “今日之事,你我心知肚明即可。”
  
  这条小道不长,沿途风景只是寻常,小半柱香后,便可到尽头。
  
  千灵走着走着,忽然说道:“你同景佩瑶成婚时,我曾远远观望过,她的确很美。”
  
  宇文君心里一颤,眼前飞鸟掠过,过几日便是夏至。
  
  脚步微沉,风花雪月的往事,终归只是往事。
  
  “记得与她初相遇,是在白鹿山半山腰,当初她对我并不友好,只是后来兴许实力对等,兴许是别的原因,彼此留了些印象。”
  
  “再到后来,八顾之宴,往后分别三年。”
  
  “似是被命运的手推着我们走。”
  
  “如今修成正果,均甘之如饴,很多事,似乎是命里自有的。”
  
  千灵静静听着,若一开始她先遇见宇文君该多好。
  
  可有些人,总得抛头露面之后,才会被别的人重视,不曾抛头露面之前,也不过是一无名小卒,不值一提,不足博美人一眼凝望。
  
  不知不觉间,路走到了尽头。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