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盛赋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四百六十五章 扎心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小山顶上,视野不算开阔,听闻月亮总是从这座山头升起,照亮整个皇都。
  
  宇文君道:“该离开了。”
  
  大袖一挥,构建虚空通道,千灵脚步缓慢进入其中,欲说些话语,不知从何说起,两人不算形同陌路,也不算形影相连。
  
  随后,宇文君一步横渡虚空,返回顾雍的院落里,径直步入那卧榻之上,慵懒的躺了下去,本想着找些侍女侍奉自己饮食起居,怎奈何距离蒲维清太过接近,日子长了,难免会被景佩瑶知晓。
  
  此事也不算事情,可别人知道了,总归是不好。
  
  宇文君翻了个身,仔细一想,自语道:“不行,还是得有侍女才行。”
  
  皇宫,御花园内。
  
  人皇赤脚行走于走廊,千灵跟在身旁,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很多都是关于顾雍的事。
  
  千灵一直说,陛下一直听。
  
  人皇今日本想散心,赤脚步行,脚下轻微的疼痛可令人清醒舒畅。
  
  听到闺女说起这些,人皇反倒是心意烦乱了,又不好流露于表面。
  
  “你见过宇文君了?”人皇柔声道。
  
  千灵乖巧点头,如实说道:“想着有些日子没见,便想要去招待一番,好歹我的佩剑是绝倾,出自于涤剑谷,他来了,我若不有所表示,显得礼数不周,少了些皇家体面。”
  
  人皇心中苦笑连连,好你个宇文君,竟敢这般利用公主殿下。
  
  笑问道:“他都与你说了些什么?”
  
  千灵道:“他告诉了我一个秘密,顾雍还活着。”
  
  人皇:“……”
  
  “所以你便来问我,想求个结果。”
  
  千灵嬉笑道:“那是顾雍啊,我自然想要个结果。”
  
  人皇点头道:“是,他还活着,也许修为更胜以往。”
  
  千灵好奇问道:“那他还会来皇都吗?白鹿书院有他一座宅子,不回来看看吗?”
  
  人皇心如刀扎,四肢百骸顿觉疲软无力。
  
  “不要再问了,我也不知该如何作答。”
  
  顾雍会返回皇都吗?人皇心里没个定数,这师徒两人从来都不是省油的灯,所谓的温良恭俭让,在他们师徒二人眼中只是摆设。
  
  千灵继续道:“他还说,我们长大了,不似当年模样。”
  
  人皇嘴角上扬,诛心,维稳,示威,三招齐上,手段不错。
  
  所有问题的根源,都出自于皇宫,只要找到根源,许多麻烦便不再是麻烦。
  
  这个人情,人皇短时间内不会遗忘。
  
  白鹿书院。
  
  待得宇文君醒来时,已是近黄昏,翻身下榻,茶桌上不算空荡,茶壶里还有早上留下的陈茶,新茶自然要更好喝一些。
  
  有些内务,偶尔为之尚可抒发莫名情怀,可朝夕都要着手,难免令人心神疲倦。
  
  倒掉陈茶后,便是烧水,无论是喝雪域飘香还说龙泉清水,总得自己亲力亲为,着实有些繁琐。
  
  忙活完后,宇文君懒散靠在椅子上,抿了口龙泉清水,看了看天色,此时此刻,皇都境内那些不愿安分守己的人,应当都已回到家中,坐等菜肴上桌。
  
  喝完茶后,宇文君便径直去了蒲维清那里。
  
  丫鬟仆人一事,总要院长大人点头同意才行。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