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邪气儿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四百五十章较量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在我看来,最有可能跟庄主交易的是白云;最不可能的人,也应该是白云。
  
  白云楼被毁,她们想要东山再起,必须要震慑江湖力量,选择交易是最快的捷径。
  
  但是,白云、任阳平却不是轻易被控制的人,他们也有可能选择反过来控制云田庄主。
  
  下一个,选择交易的人是谁?
  
  陈三木?应该不是他。
  
  小糖和叶禅?应该也不是他们两个,他们就算跟鬼神交易,也不会第一个站出来。
  
  苏向武?
  
  我脑袋里顿时“嗡”的一声。
  
  苏向武才是最希望改变现状的人,而且,他也是第一个失踪的人!
  
  找苏向武!
  
  我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苏向武!
  
  我从元魂的遗物当中翻出一个白瓷酒盅摆在了地上,用刀割开自己手腕将血滴进盅里。按照秘籍上的提示念动了口诀,心里开始默想着我要找的人。
  
  赶山人的追踪秘术里,最难的不在如何施展秘术,而是在于怎么一心二用。换做常人,很难在短时间内做到这点。
  
  还好,池墨白给了我一把弯刀之后,我一直在练习双手用刀,也可以说是在练习一心二用。
  
  我连续念动了三遍咒语之后,地上的酒盅怦然炸裂,里面的血水向四面流淌而出。
  
  我只是滴了一盅鲜血,从酒盅中溢出的血水,却在地上形成了一个脸盆大小,边沿滚圆的血洼。
  
  我凝神静气蹲在血洼边缘时,血水当中也跟着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几秒之后,涟漪中心浮现出了一道暗影,乍见之间就好像是有人正在血洼里向上浮起。
  
  赶山人的秘术就是如此:
  
  要么是,术士找人;要么,是下咒招鬼。就看你要找的人是谁!
  
  血水中的鬼影正被秘术强行拖拽着往上浮动时,鬼影也在血水当中挣扎扭身,像是打算去挣脱鲜血的束缚。
  
  我垂在身边的右手,忽然间变掌为爪,向血水当中抓落而下,五指收拢之间扣住了鬼影头发。
  
  被我抓住的鬼影刚要挣扎,我已经双手齐下扣住了鬼影肩头,紧跟着挺身而起,硬是把鬼魂从血水当中拽了出来。
  
  被我抓在手中的鬼魂,还没来得及挣扎,我已经一脚踢散了地上的血迹。
  
  这下,就算是我放开对方,他也没法原路返回了。
  
  鬼魂顿时厉声叫道:“吴问,我任飞不但跟你无冤无仇,甚至还算有几分交情,你已经活活把我逼死了,还想怎么样?”
  
  我一开始的确是想找苏向武,等到发动秘法的时候,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把想要捕获的目标改成了任飞。
  
  我冷眼看着任飞道:“带我去找思月!”
  
  “休想!”任飞沙哑道:“我就算是魂飞魄散,也不会带你找人,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任飞虽然进入了云田山庄,但他也只是一条普通的鬼魂罢了!落进了我的手里,就只能任我拿捏。
  
  我用脚在地上画了一个圆圈之后,一只手掐着任飞的脖子把他扔进了圈里,冷声道:“画地为牢,你应该很熟悉吧?”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