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明第一臣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百六十二章 歧路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又丢东西了,张希孟也不知道,自己这里为什么招贼惦记,上一次被偷之后,他已经把郭英叫过来,怒斥了一顿,此后张府的戒备达到了相当程度。按照道理,外面的人是进不来的,而且他毕竟还有个清官之名,如果是图财,那去偷李善长啊!
  
  既然不是图财,那就是有目的的,偷书稿,也必然是有人指使的,多半是想窥视朱家军的机密。
  
  这样想来,大约就可以确定,应该是那几个敌对力量派过来的人。这就有点吓人了,既然能偷书,就能行刺。
  
  张希孟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如论如何,也不能把吃饭的家伙混丢了啊!
  
  必须加大力度,保护张丞相的安全,刻不容缓!
  
  但是回到这个失窃案子上,张希孟的府邸只有区区三个人,一个打扫卫生的,一个车夫,一个厨子。
  
  这三个人都来自淮西,追随着朱家军渡江,忠心耿耿,绝对不会有问题。
  
  那事情就奇了怪了,到底是谁,如此神通广大,溜进了张府呢?
  
  张希孟想破头,也没有结论。。
  
  没法子,只能请教专业人士了。
  
  正巧这时候卢秋云也来了,见到张希孟,他都感动地快哭了,“张相,你可不知道啊,也先帖木儿被赦免之后,自己开了兽医学堂,两个侄子,又开了养马场,专门摆弄牲口,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还有那个阿鲁灰,他听说也先帖木儿养牲口,他就弄个木器行,做马车,做犁杖,杨仲英摆弄个铁匠铺,秃坚在写书……他们都有大好前程!”
  
  卢秋云惨兮兮道:“就我没事干,总不能继续教人偷东西吧?”
  
  张希孟给了他一个白眼,“蠢!你不会换个思路?”
  
  “怎么换个思路?”
  
  “你过去偷东西,现在研究防盗啊!比如做做防盗的门窗,研究下锁头,给人修造地下室,看看怎么才能防得住窃贼。”
  
  卢秋云听到这些,顿时大喜过望,高兴坏了,不愧是张相,脑筋就是灵活。
  
  “多谢张相指点,我,我现在就去!”
  
  “别忙!”
  
  张希孟拦住了他,“防盗的事情,非常重要,我打算让你和官方合作。”
  
  “合作?怎么合作?”
  
  “我可以给你个拱卫司千户的职位,专门负责保护各个衙门,官员府邸,仓场库房。防止贼人进入,保护关键机密。”
  
  卢秋云乐得开了花。
  
  这事交给他,那也太合适了。简直就是屎壳郎遇上了美稀宗,绝配啊!
  
  “不过你先别着急高兴,眼下就有一件大事,我这里又被偷了,你要是能找出凶手,证明了你的本事,还有的谈,如果你本事不行,那我只有另请高明了。”
  
  “不可能!绝不可能!”
  
  卢秋云急了,他纵横偷届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失手过,毕竟被抓,那是他自首的,不然谁能抓住他?
  
  敢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偷窃张相,简直是不要命了。
  
  不把你揪出来,老子就跳粪坑里淹死算了!
  
  卢秋云发了狠,要说专业人士,就是不一般。
  
  他在张府转了一圈,又仔细盘问护卫,还有那三个人,卢秋云得出了和张希孟类似的结论,既不是外面人混进来,又不是这几个人干的。
  
  这就奇了怪了,不是外人,也不是这几个人,那,那是谁偷的?
  
  “张相,你府邸西边,紧挨着有一家,那是谁的住处?”
  
  “是朱英的。”张希孟告诉卢秋云。
  
  卢秋云又道:“那,他府邸的情况,张相可知道?”
  
  张希孟思忖了一下,“朱英那边人员也很简单,跟我这边差不多。”
  
  “那,那有什么外人过去?”
  
  张希孟认真想了想,朱英那边或许比自己这边复杂一点,那小子呼朋引伴,同学经常过来,不过这也不算问题,不过倒是有几个师父,在教朱英本事。
  
  张希孟这么忙,自然不可能顾得上太多。不过他还是很尽职尽责,定期给朱英列一个书单,然后让臭小子好好读书,不过貌似朱英的学习成绩一直让人头疼。
  
  别说张希孟了,就连老朱两口子都知道,因此特意给朱英找了好几个先生,有教文化课的,有领着练弓马骑射的,总而言之,朱英的生活,还是相当丰富多彩的……
  
  “卢秋云,假如你是朱英的老师,你会怎么过来偷东西?”张希孟好奇道。
  
  卢秋云认真想了想,突然道:“张相,要真是这样,我就不偷了,直接过来拿!”
  
  “拿?怎么拿?”
  
  卢秋云呵呵一笑,“张相,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当年有个财主,骗了一家的田契,霸占了他们家的田产。失去土地的这家人就去告官,结果元廷的狗官根本不主持正义,他说拿不出田契,没有白纸黑纸,就证明不了那是他的土地,哪怕有乡亲帮忙作证都不行。”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