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国之谋伐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六十三章 荀攸与许褚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人活在这世上,首先想的应该是生存,然后是需求,最后才是生活。
  
  生存就是字面意思,活着,便是最重要的基础。
  
  不论是怎么活,哪怕是像野人一样,吃昆虫,喝溪水,啃生肉,吞果子,都是为了活。
  
  需求则是物质提升。
  
  刀耕火种,茹毛饮血,是为了活得更好。
  
  精耕细作,燔肉烹食,再撒把油盐,也是为了活得更好。
  
  而生活。
  
  便已经脱离了物质,开始追求人生价值与生活意义。
  
  很多人追求生活,讲的是梦想;讲的是希望;讲的是在有限的生命里,追求无限的未来。
  
  这很美好。
  
  但当有一部分人已经不再满足生活的时候,下一步,就是欲望,就是野心。
  
  权力,本身就是一种名叫欲望的毒药,让人迷醉,也让人沉沦。
  
  在冀州,袁绍的本心,早就已经随着权力的扩大而与原本的党人势力产生了巨大的裂缝。
  
  或者说,他本身就是在一步步往上爬,不管是利用袁家名望,还是利用党人身份,只要能够往上爬,他都无所谓。
  
  前者是欲望,而后者则在追求生活。
  
  党人求的是政,求的是天下太平,不是真的想要颠覆汉室江山。
  
  严格意义上来说,荀彧也属于党人,因为他们的目标都是一样的,忠于汉室,只要皇帝姓刘,只要皇帝重用他们这些清名人士,那都无所谓。
  
  可惜袁绍已经背离了党人的初衷,膨胀的野心让他再难以回到当初与党人亲密无间的时候。
  
  荀和跟赵恭坐在后院的亭里,两个人只是很平常地相对跪坐,太史慈和侯栩,以及荀和的两个老仆则是站在回廊口子上,与亭子隔了约五六丈的距离。
  
  太尉府不像廷尉府,廷尉府比较小,府邸内除了赵恭的家眷以外,就只剩下几名老仆,连看家护院的护卫都没有几个。
  
  因为袁绍很清楚目前党人势力里作主的不是赵恭,而是荀和陈逸这帮有名望的老党人,所以主要监视力量在他们身上,并不是在赵恭这些人身上。
  
  在荀和的府邸里,只有几名忠诚的老仆了,其他人不少已经被袁绍收买,充当内应,府中的侍卫,更是直接由州牧府强行派过来的,名义上是为了保护太尉,实际上什么意思大家都清楚。
  
  因此荀和与赵恭会面,侯栩和太史慈根本参与不进来。两个人会面的时候,两个奴仆堂而皇之地与他们平起平坐,显然是一件很违背常理的事情,容易惹人怀疑。
  
  淅淅沥沥的雨水还在下,打在亭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亭内有桌案,案上摆着一炉火,烤着一壶菊花酒,两个人腰间也都佩戴了茱萸。
  
  这很像是重阳节一次普通的老友聚会。
  
  荀和轻声感叹道:“人生居然如此奇妙,没想到他竟是侯栩。”
  
  “是啊。”
  
  赵恭苦笑道:“刚听到他自我介绍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我记得那时朝廷就已经发了通告,侯栩被斩了,谁知道还能从洛阳监狱里出来。”
  
  “咱们那位康帝。”
  
  荀和摇摇头,那位皇帝还真是,连反他的逆贼交钱都可以放,贪婪到这个地步了。
  
  “公舒,如今洛阳现在是伯安公担任天子,伯安公温厚纯良,德高望重,乃宗室长者,他遣人来找我们,我们......”
  
  赵恭试探问道。
  
  荀和毫不犹豫道:“党人已经走错过一次,不能再错第二次。”
  
  “嗯。”
  
  赵恭点点头。
  
  侯栩和太史慈已经说服了他,他们不能亲自跟荀和谈,那就只能自己来。
  
  现在看样子荀和的态度和他一样,也没打算继续被困在冀州这辆已经往叛逆的道路越走越远的战车上。
  
  这倒是在情理之中,因为袁绍已经伤了党人们的心,而朝廷那边也换了天地,刘虞上台,他素来与党人亲近,对于他抛出来的橄榄枝,党人自然不能弃之如敝屐。
  
  “我们现在处境十分微妙,袁绍提防着我们,就算想要做什么,也被人监视着。”
  
  荀和沉吟道:“朝廷虽然遣人来,可我们暂时却无能为力。”
  
  赵恭看了眼侯栩,笑道:“朝廷也知道我们的处境,那位曾经的黄巾贼,现在的中散大夫,来时就已经跟我说明,要我们不要有所行动,先藏气于身,待合适之时,便是我们反扑之日。”
  
  “嗯。”
  
  荀和微微闭上了眼睛,听耳侧风吟雨落。
  
  党人势力在冀州耕耘十多年,根深蒂固,哪那么容易被清除,而且这些年袁绍一直被外部势力牵制,他麾下乃至他本身与党人势力都纠葛很深,想要剥离开来,绝非易事。
  
  所以现在的党人也并非是没有能力,至少如果策划得当,趁着袁绍目前主要精力都在东面防备青州幽州的时候,忽然反戈,夺取魏郡,还是能办到。
  
  但这样一来,提前暴露,党人面临的就是袁绍铺天盖地的打击,因而远不如先蛰伏起来,在关键时刻给袁绍致命一击来得更好。
  
  “对了,朝廷除了让他们过来与我们相会以外,还有一件事。”
  
  赵恭忽然说道。
  
  “什么事?”
  
  荀和问。
  
  “有人托他们给公舒带句话。”
  
  “谁?”
  
  他不问是什么话,而是先问谁。
  
  “陈暮。”
  
  “他?”
  
  荀和微微眯起眼睛。
  
  陈子归吗?
  
  仔细想想,也算多年老友了。
  
  曾经做过朋友,当过敌人,最终随着时间流逝,什么都淹没在了岁月长河里。
  
  如今他声名鹊起,名震天下。自己却垂垂老矣,行将就木。
  
  这天下之未来,也确实会到他们手里。
  
  “嗯。”
  
  赵恭继续说道:“他说如公舒不嫌弃,愿意秘密举荐伯定、友若去青州入仕。”
  
  “哦?”
  
  荀和眯起眼睛,轻笑一声:“这是不放心我们呀。”
  
  赵恭说道:“许是为了让我们后顾无忧。”
  
  “这样吗?”
  
  荀和思索起来。
  
  伯定是他的儿子,叫荀靖,今年三十一岁了。
  
  友若是荀攸,是他的堂侄子,今年三十九岁了。
  
  荀家目前有两脉,主脉是荀彧的祖父荀淑那一脉。
  
  荀淑有八个儿子,称为荀氏八龙,属于荀家第二代,后辈中有荀彧、荀衍、荀谌、荀悦、荀棐较为出众。
  
  另外一脉则是荀淑亲弟弟那一脉,有荀昱、荀昙兄弟,跟八龙是堂兄弟,同属荀家第二代,皆为名震天下的党人。
  
  荀和是荀昱的儿子,跟荀彧、荀衍、荀谌、荀悦、荀棐这些人一样,同属于荀家第三代。
  
  而荀攸则是荀和堂兄荀彝的儿子,荀昱弟弟荀昙的孙子,年岁比较大,辈分却是最小,是荀家第四代。
  
  前几年八龙之一的荀爽在冀州病逝之后,荀和的儿子荀靖,堂侄荀攸,族弟荀谌,都曾经为荀爽扶灵送回颍川老家下葬。
  
  后来荀谌又回到了冀州袁绍麾下,而荀靖则是在荀和的嘱咐下留在颍川,荀攸的话,荀和没有去管,毕竟那么大的人,有他自己的主见。
  
  虽然大家都同为荀家人,可人各有志,分投不同势力很正常。比如荀彧在青州,荀谌在冀州,荀悦在洛阳。
  
  所以荀攸扶灵回去之后,就给他回了一封书信,称打算辞官回乡,就再也没有来冀州出仕。
  
  荀靖和荀攸都是荀和最亲近的亲属,陈暮忽然要举荐他们去青州,打的什么主意用脚指头都能想到。
  
  一是二人确实有才,出仕为官,为青州添砖加瓦。
  
  二是恐怕想将他绑上青州战车,以为人质。
  
  这是怕他们党人降而复叛呀。
  
  荀和觉得有些想笑,心道我们党人名望满天下,世人皆知我们品德高远,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
  
  不过让他们出仕也算是件好事,至少他们这一脉,比荀淑那一脉,确实要落魄许多。
  
  想到这里,荀和沉吟片刻,忽然笑了一下,看着东方的天空,轻声道:“看来,我是该写一封家书了。”
  
  .......
  
  .......
  
  兴武四年,也就是公元196年9月的大汉天下,注定是充满了波澜曲折。
  
  用波谲云诡,混动不明称现在的情况,也丝毫不为过。
  
  刘备大军南下,救援孙坚,与袁术在固始对峙,眼看东西二路大军皆有成效之际,袁绍却挥师南下。
  
  一时间南方原本还算明了的战局顿时乱成一团,偏偏袁绍也有理由,说是来劝说袁术。
  
  但谁都不知道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刘备被迫放弃固始,北上迎敌。
  
  中原地区到处都在打仗。
  
  兖州、豫州、徐州之地,不说生灵涂炭,至少也是百姓难得安宁,各路军阀不说,流寇遍地,盗匪成群,犯上作乱者不知凡几。
  
  秋风萧瑟,北方来的西伯利亚冷风拂过广袤的华北平原大地,跟后世不同,此时的河南地区,林木极为茂盛。
  
  官道两侧有平原,但更多的却是森林和繁盛生长的野草,像是变成了一片草原,充满勃勃生机。
  
  刘备亲率大军北上,这一日路过沛国谯县,天色已晚,就让人安营扎寨。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