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从开端开始穿越诸天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百六十七章倒计时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骑车这事,王胜男便默许了。
  
  林大为给王胜男泡了一杯茶端来。王胜男喝一口很惊艳:“这是什么茶?这么好喝!”
  
  林大为笑了,得意:“比你那前男友的茶好吧?”
  
  “可记得上次超市里那个妈妈自杀的男孩?我给他操持的,干净体面。江州大学哲学教授致的悼词,孩子感动得眼泪哗哗的,过后,送了我他亲手为我炮制的茶。他家传的手艺。”
  
  胜男惊讶了:“有这手艺,干什么收银啊?专门制茶多好!”
  
  林大为说:“我也这么劝他。他担心销路,孩子老实。我跟他说,他只要做,我全包了。作为公司的礼品送就行了。周围还那么多朋友呢!”
  
  王胜男又问:“为什么哲学教授愿意为他致悼词?”
  
  林大为得意地说:“朋友啊!日行一善。”
  
  这位哲学教授也成了林大为的客户——教授的母亲已在弥留之际,恍惚中看到林大为的身影,误以为是自己曾经的恋人寻来看望,激动不已地冲林大为伸出双手。
  
  林大为便临时客串初恋,拉着老人的手,柔声细语,搜肠刮肚现编词儿。
  
  在他虚构的回忆里,老人的眼神满足而涣散,面带微笑长眠。
  
  教授感激林大为的临终安抚:“谢谢你,老林,我跟你说的那些事,真没想到最后用上了。你帮我妈还了一个心愿,解了一个心结……真不知怎么感谢你!”
  
  林大为一摆手:“你客气啥?人和人之间,不就是你帮我一把,我帮你一把,相互搀扶着一起走嘛!上次你帮我去给个陌生人致悼词,我不也没谢你?”
  
  教授笑了:“你谢了!那茶,真好喝!明年他还做吗?”
  
  林大为又一挥手:“你等着啊!开春就给你送。”
  
  林大为向王胜男介绍了自己的新业务:帮老人寻找初恋。
  
  王胜男说:“初恋时哪懂爱情……”
  
  林大为看着王胜男酸溜溜地问:“真的不懂吗?”
  
  王胜男说他这话很没意思,林大为讪讪地说:“果真,难忘啊。”
  
  王胜男翻一白眼:“是没忘,上次你在拘留所,我还给他电话,结果,他还真使了点儿劲……”
  
  林大为突然怒了,像给人揭了皮:“什么?!你把我最落魄最丢人的事情说给那个人听,王胜男,你这等于在他面前打我的耳光!怪不得都定好离婚日子了,啥意思啊?两边同时进行是吧?不用,我现在就解放你,给你自由。”
  
  王胜男白他一眼:“哟!看样子这段时间,敬天爱人够了,想一脚蹬我了。急什么?我一个人的自由,哪叫自由呢?得一起自由。”
  
  林大为一拍桌子,把手给硌疼了。他甩着手喊:“我要自由!我现在就要!明天一早就离!谁不离谁是狗!”
  
  王胜男看他生气还舔手背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狗就狗。你想自由啊,偏不给你,我憋死你。”
  
  转天林大为出门,王胜男一边翻看着倒计时本,一边和欧阳打电话吐槽:“气死了!本来我都打算原谅林大为,停止倒时……”
  
  欧阳健饶有兴味:“上次就听你说过一嘴,是什么倒计时?”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