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逃荒不慌,全家大佬种田忙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238 游击战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游击战?”公孙瓒重复了一遍徐大说出的这个词语,疑惑的看着徐大,希望他仔细解释一下。
  
  这是众将士第一次听见这样的词,他们猜测这可能是一种兵法,游代表走动,击代表打,难道是一边走一边打的意思吗?
  
  游击战其实并不新鲜,只是以前的并没有将这种作战方案总结出来罢了。
  
  徐大自己也说不清楚什么是游击战,只记得家里婆娘说:“游是走,击是打,字面理解就是游动攻击......”
  
  公孙瓒等大小将领点点头,果然和自己理解的意思差不多,但具体又是怎么游怎么打呢?
  
  只听徐大继续道:“游而不击是逃跑主义,击而不退是拼命主义,这两种都不可取,而游击战的精髓是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伺机而动,战斗结束迅速撤退!”
  
  徐大此番话,听得诸将两眼放光,公孙瓒细细将这几句看似简单的话咀嚼一遍,脑海中同时回想起先前诸多战役,思绪逐渐清明,心中已经有了注意。
  
  他诚心的佩服道:“倘若徐公为武将,怕是要胜过我许多。”
  
  徐大心虚得很,忙摆手解释说:“将军误会了,此计并非我原创,而是我家夫人随口所说,我无意中听来的,想到如今境况,觉得有用,这才借用过来。”
  
  “诸位听一听,觉得有用就好,兵法上的事我一窍不通,只是一个建议,不敢决断,一切还得依仗经验丰富的诸位才是。”
  
  诸位参将闻言,不由得露出了惊愕的神色,似是难以置信。
  
  徐公夫人王萍萍的名号,他们身在渔阳,自然听说过。
  
  一介女子,险些就要入仕与他们做同僚,至今回想,都觉得匪夷所思。
  
  没想到,她一女子,不但武力超群能收流寇,于兵法上还有如此造诣,真是、真是......惊讶的众人,一时间竟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自己此刻内心的矛盾心情。
  
  公孙瓒哑了,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当日公孙乌堡小作坊内,那位敢直视自己的妇人......
  
  眼下,或许只有她才能灭了袁昭。
  
  .
  
  公孙瓒众人于是按照百人分为十八小队,开始向常山郡各县城杀去。
  
  他们人数不多,但都骑着快马,按照游击战的方式,到了本地立马先盘下一个根据地,保证粮草充沛。
  
  紧接着便开始向着追击而来的黑岩军发起进攻。
  
  黑岩军追来时,公孙瓒转头就跑,毫不留恋,只叫身后追击而来的黑岩军疲惫至极。
  
  紧接着在黑岩军停下休息时,他们像是不知道累一样,突然举着火把冲出,从黑岩军中跑过,杀马烧粮,得手立即撤离。
  
  如此一番侵扰,人数相当的黑岩军当即失去战力,成为公孙瓒军下亡魂。
  
  而人数大股的黑岩军,往往也因为公孙军这种不知疲倦的侵扰,弄得神经紧绷,眼看着就要到支撑不住的边缘了。
  
  此时,又不知道从哪里冒出大量公孙军,有传言传出,说是公孙越带领渤海大军已经杀过来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