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明末苍茫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五章 相持不下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城内外大乱的时候,赵烈被杜立叫醒,赵烈来到甲板上倾听,须臾,各船兵丁都起来备战,今天是建奴来的第一天,众人皆和衣而卧,如建奴连夜攻城,也好在南关助战,众人整理兵甲,凝神备战,一时各船骚动起来。

    过了顿饭时间,旅顺北城杂乱的声音降了下来,只有零星的喊杀声传来。须臾,南关城头兵丁喊话称:建奴攻城被击退,杀伤众多云云。水师军兵这才放下心来。

    水师将士又和衣而卧,好好休息,毕竟白天忙了整整一天,颇为疲乏。

    赵烈却睡不着了,心中明白内应失败了,只要内应被铲除,莽古尔泰面对坚城只会一筹莫展。自己的报信挽救了数千大明子民,挽救了张盘这个杀奴名将,让建奴吃了大亏。激动、兴奋之情在全身行走,困乏皆去。睡不着了,赵烈就起身拿起长枪在甲板上练了一番枪法,才意犹未尽的进舱安歇。

    夜半不睡的还有莽古尔泰,三大贝勒大睁着双眼看着官署的屋顶,说什么也睡不着,理智告诉他,不可莽撞,要保存实力,可失败的耻辱令他血流上涌,面目生疼,至天聪元年以来从没有过的最大羞辱发生在他身上,这让他无法接受。一想到其他几大贝勒一定借此耻笑生事,尤其是父汗近来的喜怒无常,莽古尔泰就烦乱不已。一直到接近天明才在攻与不攻的矛盾中迷糊过去。

    伊泰阿看着阿玛带血的左臂,痛的出汗的额头,心里也替阿玛难过,刚刚看到近卫托尔脱为阿玛拔出箭矢,阿玛牙咬的嘴唇出血的情景,伊泰阿扭头不敢看。伊泰阿不是初哥,几次征战蒙古见过死人,伤患无数,不过此番是他的阿玛受创,心中着实惦念。

    额鲁看出自家儿子的牵挂,安慰道,“伊泰阿,没事,只是贯穿,过几日就好了。”

    伊泰阿不忍再看,转身出门,又看到门厅里发小吉鲁的尸首,面目被一块粗布盖住,回撤的途中,一枝重箭从后面刺入吉鲁的肺部,吉鲁当场趔趄跪下,伊泰阿不顾危险扶着他回到北城,刚过城门,吉鲁就不支吐血倒下,鲜血从肺部,从吉鲁口中大股涌出,吉鲁想要对伊泰阿说什么,吐出的却是鲜血,大声咳嗽几声后,吉鲁就目光呆滞的咽了气。伊泰阿背着他的尸首回到驻地,没想到阿玛也伤了,忙完阿玛,又看到吉鲁的尸首,伊泰阿涕泪直流,再没有人和自己一起打猎,一起放牧,一起打架了。自己的兄弟没了。在伊泰阿心中,自小一起长大的吉鲁比自己的亲兄弟都亲。

    不知过了多久,一只手拍了拍伊泰阿的肩头,伊泰阿扭头一看,自己的阿玛在身边看着他,“伊泰阿,记住,吉鲁是尼堪杀死的,我们定会为他报仇。”

    是啊,伊泰阿恶狠狠的看向南边,尼堪全都该死。他要为吉鲁之死杀十个,不,百个尼堪报复。

    张盘也没有睡,听完方松半个时辰的哀嚎,看着城门外隐隐约约的建奴尸首,张盘只觉得亢奋,建奴的人头、鲜血一向带给他兴奋,这一天杀的真奴以及挫败莽古尔泰的快意让他立在城头久久没有睡意。心中默念了整整一遍被杀的亲族的名字,最后是自己三岁大的双胞胎儿女的名字。就这样一会儿快意,一会儿悲伤,可怜的张盘度过了这个漫长的夜晚。

    海沧船上的吴群也闻声而起,听到喊杀声,心中忧虑,从甲板上翘首旅顺,许久喊声停息,不是初哥的吴群明白建奴退了,否则建奴入城喊杀更甚,吴群放下心来,看看甲板方家大大小小的族人大多惊醒来到甲板,吴群呼出一口气,总算家人都上了船,虽说损失了一些银两,费尽周折,不过,总算没有辜负父亲嘱托,把族人都带上了去山东的船,至于到山东后如何过活,只能到时再说了,再怎么说也比烽火遍地的辽东安生吧。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