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八百年后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五十四章 力量碾压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那些观战的武者,更加期待起来。
  
      要知道,阿乐前面十场战斗,全部都是一剑秒杀对手,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有多强?
  
      张若尘也是从无败绩,就连水问心都败在他的手中。
  
      都是锋芒毕露的少年武者,谁会更加强大?
  
      “这下有意思了!两人都是少年一代的剑道高手,而且,同样深不可测,也不知他们谁会取胜?”
  
      “这个还真的很难说,毕竟那一个夺命剑客,从始至终都只用了一招,说不定他比水问心更强呢?”
  
      此刻,赌斗台的周围,又有很多人在押注。
  
      张若尘,赢。押一赔三。
  
      张若尘,死。押一赔二。
  
      阿乐,赢。押一赔二。
  
      阿乐,死。押十赔一。
  
      平手。押一赔四。
  
      有的人赌张若尘会赢,有的人赌阿乐会赢,当然,也有一些人压他们打成平手。
  
      九郡主对张若尘信心十足,直接押了一万枚银币,赌张若尘能赢。几乎将她的积蓄,全部押上。
  
      战台上。
  
      两位少年剑客,相隔十步,盯着对方。
  
      阿乐提着铁剑,眼睛不眨,就像是一尊雕塑一样:“你的确很强!”
  
      张若尘道:“以你的年纪,能够修炼到现在的高度,也很了不起。但是,你的剑法有致命的破绽,与我交手,你没有取胜的机会,反而有很大可能会死在我的剑下。我劝你,主动认输吧!”
  
      阿乐的剑法的确很恐怖,就算是张若尘也不得不全力以赴。
  
      一旦全力以赴,就肯定无法手下留情。
  
      不是阿乐死,就是他死。
  
      阿乐向着林泞姗的方向微微看了一眼,眼中出现一丝异光,重新向着张若尘望去,眼神变得更加坚定,道:“谁死谁活,只有战过才知道。”
  
      张若尘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你修炼的是禁忌武技‘杀生剑术’,不仅是在杀别人,更是在杀自己。你虽然能够一剑杀死黄榜武者,可是你每挥出一剑,就会对你的武体造成巨大的伤害。”
  
      禁忌武技,指的是只有付出一定代价,才能施展出来的武技。
  
      比如,杀生剑术。每挥出一剑,都是在消耗自己的生命力。
  
      若是阿乐连续施展十次杀生剑法,根本不需要别人出手,他就已经自把自己耗死了。
  
      当然,阿乐在剑道上的造诣,的确很高,远超同辈武者。只要不是面对黄榜武者,他根本就不需要施展杀生剑术,就能将对手一剑杀死。
  
      能够被称为禁忌武技,威力自然相当可怕,不是一般人能够修炼成功。
  
      阿乐波澜不惊的道:“既然你知道我修炼的是杀生剑术,就应该明白杀生剑术的厉害。在同境界,没有人能够挡得住我一剑。不久前,一位玄极境中期的武者,也被我一剑杀死。”
  
      张若尘轻轻的笑了笑,道:“我说过,你与我交手,没有取胜的机会。因为,你修炼的杀生剑术,并不完整,有致命的破绽。你当初得到的仅仅只是杀生剑术的残本吧?”
  
      阿乐显得很平静,波澜不惊,道:“你想要用这种方式击垮我的意志?”
  
      张若尘轻轻的摇了摇头,不再多言,道:“既然你依旧不认输,那就让我看一看,你的杀生剑术到底有多强吧?”
  
      其实,张若尘并不讨厌阿乐,反而颇为欣赏他在剑法的造诣,仿佛能够看到一个超级剑客在崛起。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张若尘从来没有杀过人,十分不希望第一个死在他手中的人就是这样一个少年。所以,他才多劝了几句。
  
      面对上阿乐,张若尘也拔出了闪魂剑。
  
      两股剑气,同时从张若尘和阿乐的身上散发出来,在空气中碰撞。
  
      看到战台上生死相向的张若尘和阿乐,林泞姗便感觉到十分的兴奋。
  
      若是阿乐能够杀死张若尘,自然是最好不过。若是张若尘杀死了阿乐,她的心中也有一种说之不出的快感。
  
      一个天才剑客为了她,死在另一个天才剑客的手中。她难道不该兴奋?
  
      这种感觉太奇妙了!
  
      “杀生!”
  
      阿乐的嘴唇中轻轻的念了一句,化为一道残影,一往无前的向着张若尘冲过去。与此同时,他手臂一抬,手中的铁剑,以闪电一般的速度刺出去。
  
      张若尘也跟着迈开脚步,也化为一道残影,迎了上去。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