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万兽朝凰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001 夺店之仇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东灵界。
  东乡山。
  山脚一个小小的客栈突出了主人独特的审美。
  这客栈一楼只有一间房,二楼却有九间,到了三楼则是十八间,上大下小,像个蘑菇,在风中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不过这奇怪的客栈,地理位置极佳,东侧不远是一片繁华的村落,交通方便,屋前有树,屋后有水,门前大柏树上蹲着一窝刚筑巢的喜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今日东乡的百姓还沉睡于梦乡之际,客栈烟囱里已飘出袅袅炊烟。
  轻烟蒸腾,在晨光中画出了逐鹿驱马的烟影,烟色漫过树冠后,欢快的鸟叫声戛然而止,一只母鹊无缘无故从树上坠落,张开的嘴角旁还侧漏着可疑的白沫。
  火灶房里,一个少女正蹲在明亮的炉火前,火光照亮了她精致的小脸,乌梅般大小的眸子,灵动闪亮。
  寂静的空间里,只有瓦罐里的鸡汤嘟嘟沸腾,身后就是客栈的大厅,里面空无一人,可是干净的客桌上,却摆满了新鲜出炉的佳肴。
  猪蹄膀子如涂蜜一般流着红汤;河鱼羹里配着应季花瓣,如鱼逐落红;小尖椒炒着五花肉,肥肉如玉,瘦肉精细,看着让人食欲旺盛……
  在汤锅里鸡肉开始变老之前的一瞬,少女熟练地用湿布将瓦罐盖住,保留鸡汤的香气与温度,再将罐子端上桌面。
  九菜一汤,十全十美。如此奢侈的盛宴,别说小小东乡县了,就算放到更繁华的城镇都不失面子。
  摆好食盘的少女,看着满桌美味,眼角却掉下一滴眼泪。
  为什么伤心呢?
  这店是她养父真奇士所开,十六年来兢兢业业,从不休业,然而一个月前,他却带着店里的伙计失踪了!仅留下自已一人守着这偌大的家业。
  感觉眼泪连胸脯都没沾上便畅通无阻地打湿脚面,少女哭得更凶了。
  之前还因为二爹与男伙计的私奔而担忧,这一刻她却怨恨起那赋予自己名字的男人。
  “小……小什么小?一个小字就算了,还要叫我小小!叫小小也就算了,还非要姓真!这是故意诅咒我发育不良吧?”
  揉着跟肚皮一样平平的胸部,真小小委屈至极。
  都说抱养的孩子是根草,果真如此!这要是亲生的老子,绝对不会起这么难听的名字!
  双手正努力做着按摩动作,期待某个部位一夜长大,真小小身后紧闭的大门突然被人一脚踢开!
  咣当!
  随着门扉坠地的重响,两个赤膊的打手拥着他们的主子冲入店里,满脸横肉,杀气腾腾。
  “哟!这大早上的,干什么呢?杀人啊?别人还要不要睡觉啦?”
  邻舍大婶一脸愠意地从窗户伸出脑袋,可看来人后,赶紧用锅盖盖住脑袋,假装自已不在。
  出现在真小小面前的,是一尊巨大的肉山。
  此人因不喜欢走路,所以每每出门都坐在脚夫肩上,长得一身肥膘,身形之宏伟浩瀚,甚至遮挡了门外晒进来的太阳。
  “汤启!”
  真小小双眼一缩,攥起拳头。
  汤大少乃是东乡县县长的独子,也是远近闻名的恶少一枚。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就差脑门儿上纹个“来者不善”。
  “臭丫头!你爹去年欠了汤家一百两银子,所以打今儿起,这店姓汤了!”汤启撸起袖管,抖动六层下巴,努力做出凶狠的模样。
  这理由绝对是胡诌的,可他根本不给真小小辩解的机会,便一挥肉爪,指使手下的喽啰们朝店里冲来。
  “完了完了,是来抢店子的,真老板一失踪,真丫头就要倒大霉。”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