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诸天影视世界大佬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章 怼汉奸,揍混混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二人坐下来的时候,叶晨已经把早餐盛在了碗里,坐在对面的两个人相视一笑,然后开始吃起了早餐。
  
  吃完饭后,叶晨开着车把思雅送到了公司,在公司门口两人照旧互相吻了吻对方。看着思雅进了公司,叶晨发动了汽车,朝着家中开去。
  
  到了家,收拾了一下厨房,然后把房间打扫了一下,叶晨换了身衣服,去了健身俱乐部,在那里还是一通日常的打沙袋,体会着力量带给自己的愉悦。打到出了身汗,叶晨停了下来,平衡了一下呼吸,做了几个拉伸的动作,然后站起身来,在俱乐部的浴室冲了个澡,然后换好衣服驱车回家。
  
  在停车场的时候,叶晨收到了系统传来的消息:
  
  来自67366观众的吐槽:狼烟北平里的文三儿太惨了,一辈子都在吹牛叉中度过,从没有真正的牛叉一回。
  
  主线任务:改变文三儿的命运,让他牛叉一回。
  
  支线任务:不管是汉奸还是东瀛人,揍一次奖励十万RMB,怼一次奖励五万RMB。杀死一个东瀛人奖励二十万RMB。
  
  叶晨看到这里乐了,心说这货还是个愤青,不错,是同类。叶晨对这次的任务充满了期待。北平,呵呵,他还真不陌生,好几个副本都是在那完成的了。北平,等着我!
  
  回到家,叶晨还是老规矩,给自己泡了壶酽茶,喝着茶水,拿出了平板,先是找到了《狼烟北平》的原著,然后细细的品读了起来,他总感觉书籍能更好的刻画出时代背景,有很多电视剧看不到的细节,这样能让自己少走弯路。
  
  用最快的速度看完了这本书,他闭上眼和自己印象里的四九城做了一下比较,然后打开了视频网站,找出了《狼烟北平》的电视剧,从头到尾的又仔细的浏览了一遍。
  
  看完之后,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这是一部群像剧,每个人物都有着他的特色,每个人却都没能逃出时代车轮的碾压,不知道自己这次会是众多人物中的哪一个呢?
  
  一晃时间就到了思雅快下班的点儿,叶晨系上了围裙在厨房里一通的忙活,没多大一会儿的工夫就把饭菜做好了,闲来无事的他等着思雅下班。
  
  没过一会儿,思雅被司机送到了家,叶晨在门口迎着她,接过了她手里的包,帮她换好了拖鞋,让她去简单的洗漱一下,准备开饭。
  
  吃完饭收拾妥当,两个人偎在沙发上看电视。前两天奥运会开幕,今天听说有乒乓球男女混双比赛,两个人早早的等在了电视机前,看了起来。
  
  终于等到比赛开始,两人坐在电视机旁,聚精会神的看了起来,结果还没等比赛结束,就给思雅气的够呛,一个劲儿的跟叶晨嚷嚷:
  
  “这些日本人也太无耻了吧,不是说吹球,擦球台属于违规吗?你瞧那个水谷隼违规了,裁判也当没看着,还有那个跳大神的,球台都被她擦的快能烙饼了,裁判是双目失明了吗?不行了,我要去为裁判难过一会儿,再看下去我怕把自己给看吐了。”
  
  叶晨在一旁看着思雅发着牢骚,笑到不行,她现在哪还有在公共场合高冷的模样,还是这样好看,真接地气。
  
  叶晨也懒得看日本人那无耻的模样了,心说别急,等我去另一个世界陪你们这群人好好玩玩。
  
  关了电视,叶晨也回到卧室休息去了。听到枕边人悠长的呼吸,叶晨知道她睡着了,然后召唤出了系统,点击了接受任务键,一道白光闪过,当叶晨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酒馆,坐在自己对面的是文三的唯一的酒友二顺子,这小子也是穷苦人家出身,长的十分单薄,一看就是小时候营养不良造成了面色蜡黄,皮肤无光,在街上卖烤白薯为生。
  
  他是文三儿的忠实拥趸,如果在相声行当,他就是文三儿的忠实捧哏,他就像是个小迷弟似的,每天跟在文三儿后面,听文三儿给他吹嘘,他年纪小,身子骨弱,经常让人欺负,人都习惯给自己找个靠山,在他眼里,文三儿就是个低调的世外高人。
  
  叶晨也是蛮无语的,让文三儿高光一回没毛病,咋还把他穿到了这个酒腻子身上了,低头一闻这马褂都尼玛馊了。没办法,既来之则安之吧,按照台本往下吹吧,要不然怎么能招来是是非非呢。
  
  “那还是民国二十三年的事儿,那天我拉车出了一身臭汗,正坐在正阳门楼子下面乘凉,就觉着有什么东西掉在我脑袋上,仔细一看,原来是他妈的栗子壳,×他妈的,谁这么大胆儿?敢往咱爷们儿脑袋上吐栗子壳,这不是活腻了吗?
  
  我抬头刚要骂,却发现上面连个鬼影儿都没有,再仔细瞅瞅,发现栗子壳是从正阳门大牌匾后面掉出来的,噢,我明白了,我三哥叫我呢,那牌匾离地几十丈高,一般人瞅着都眼晕呀,除了我三哥。三哥,您找兄弟有事儿吗?我话音没落,就见那牌匾后面‘嗖’的一道白光冲那楼角的飞檐去啦,再一瞧,你猜怎么着?我三哥一个‘倒挂金钩’挂在了飞檐上……”叶晨照着书里的词往下顺,过目不忘就这点好,照本宣科方便。
  
  二顺子听得眼睛有些发直,他咂巴着嘴道:“啧,啧,文哥,这是真的?你怎么没和李三学学轻功呢?”
  
  “这你就不懂了,江湖上是有规矩的,朋友是朋友,门派是门派,我和三哥是平辈朋友,各有各的门派和身份,哪有互学功夫的道理?
  
  好好听着,别特么瞎打岔……那天我三哥倒挂在飞檐上问我,兄弟,今儿个晚上有工夫吗?要没事儿就陪我泡泡澡去。我说行呀现在就走吧。三哥他一个‘鹞子翻身’就飞下来了,飘飘忽忽地正落在我洋车座上,我扶着车把愣没觉出分量,要不怎么叫‘燕子李三’呢……”
  
  说着叶晨朝着窗外一指:“你看马路对过儿,那不是个澡堂子吗?我三哥洗澡就认那儿。那天也是该着有事儿,我们俩刚进澡堂子就让侦缉队的眼线给报了,我三哥脱衣服比我快,我裤子还没脱下来,他已经蹿进池子了,等我脱完了往里走时,侦缉队的人也到了,好家伙,四条大汉进门就扑进热水池子,想把我三哥按住,你想啊,侦缉队的人是好惹的吗?没点儿本事想干侦缉队?门儿也没有。
  
  当时我慢了一步,晚进去几秒钟,就听见‘扑通’‘扑通’几声,你猜怎么着?我三哥一眨眼工夫就把四条大汉撂平在池子里啦,跟他妈扔面口袋似的……三哥他光着腚一个‘旱地拔葱’蹿起两丈多高,只见一道白光从天窗射出去,天窗的玻璃哗啦一声都落在那四条汉子脑袋上,砸了个头破血流。我抄了块浴巾往腰上一围,也蹿到了门口,见我三哥站在澡堂的房顶上,像只老鹰一样一纵身就飞过马路,落在路南的房顶上,他回头冲我一抱拳,身子一闪就没影儿了……”
  
  酒馆里的人都被逗乐了,酒馆老板齐胖子笑骂道:“文三儿,你就吹吧,反正吹牛×不上税,你特么出门瞅瞅,从马路对过儿蹿过来至少有十几丈远,李三长着翅膀哪?就算他真是只燕子,搁热水池子里泡一会儿羽毛也湿了不是?还飞得起来吗?除非他不是燕子,是没长毛的‘燕嘛虎’。”酒馆里喝酒的众人闻言哄堂大笑。
  
  这时坐在二顺子身后那张桌的陆中庸咬文嚼字的开口说道:
  
  “谬传,谬传,燕子李三的事我知道,此人原名李景华,京东蓟县人氏。李三出道后以偷盗大户人家为主,如洛阳警备司令白坚武,北洋临时执政段祺瑞、国务总理潘复、军界巨头张宗昌、褚玉璞等,有时也偷盗普通商号。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