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把父王气死了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一章 太苍国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纪夏从脑海中苏醒过来,发现因为庆贺大败鸠犬而举办的庆功宴会仍然在进行,他坐在最上首,下方陆瑜、姬浅晴、召曲,以及两位长服中年人并排而坐,再下方,则是刚刚才被放出暗牢的太苍百官。
  这些太苍百官在暗牢之中提心吊胆,生怕太苍国灭,如今知晓了太苍大胜的消息,一个个都喜不自胜,先前被纪夏不分青红皂白关入暗牢所生的怨气,也荡然无存了。
  说是宴会,其实也只是聚集百官,吃一顿还算过得去的饭菜。
  太苍国境内除了太城和苍城两座城池所在的地域之外,其他地域或是干旱的沙漠,或是极为湿润的雨林,都不太适宜人族居住。
  这种极端的地理差异,在纪夏记忆中,并不符合常理,可是这里不是地球,无垠蛮荒的一切都充斥这诡谲以及不合常理,于是这种完完全全相悖的地理环境之间,也许就相隔一条小路。
  小路这一边荒凉炙热,山石嶙峋;另一边则巨树参天,阴云密布,植被茂盛。
  这些诡异的自然环境一方面让太苍人族聚集在太城和苍城,另一方面,让太苍的物质条件极其恶劣。
  食物短缺、出产贫瘠、生活质量低下是太苍给纪夏的最直观印象。
  他身为太子,目前太苍国中,地位最高的人,面前石桌之上,摆放着的是什么?一盘他叫不出来名字的暗绿色菜肴、一盘红色兽肉,一碗清汤,一碗米饭。
  其他百官面前的石桌则更加惨不忍睹,多是两三人面前才有一菜一汤,他们将菜肴与汤汁分到自己的米饭之上,大快朵颐,幸福的模样不禁让纪夏咽了咽口水。
  “真的有那么好吃?”他看着眼前的菜肴,不仅心生期待,缓缓夹了一块绿菜放进嘴中。
  初入口中,有微微苦涩弥漫味蕾,但是细致嚼过之后,余香顿生,让纪夏大感意外。
  “还以为会很难吃,没想到还不错。”纪夏眼睛一亮,连忙又捡了一块兽肉,味道也很不错。
  “没想到太苍人物产如此匮乏,做出来的东西,还能入肚。”
  他脸上刚刚泛起一丝笑意,脸色忽然一僵,他方才扒了一口米饭在口中,没想到一股极难形容的味道立刻充斥整个口腔。
  这种味道就好似在生嚼百年老木,又苦又涩又柴,难以下咽!
  “这米饭,怎么这般口味。”纪夏忍着不适,将口中的米饭咽下,轻轻将碗推了推。
  并不是他挑剔,这米饭的味道,实在是让他接受无能。
  “也许是米饭品种的问题,我方才看到禁朽神树第一层空间中,有灵米种子,以后灵种多了,就兑换出来试试,平日里一直吃这种米饭,也太过难熬了。”
  纪夏暗暗思量间,坐在他下首的一位长袍中年人,吃干净眼前的食物,优雅的从怀中拿出一个方巾,擦了擦嘴,站起身来,高声道:“今日太苍大胜,乃是大风护佑,我等礼敬大风!”
  几个魁梧军士从侧面扛来一个巨大的雕像,这尊雕像是石头雕刻而成,高有一丈,仍然是龙首人身,脚踩大陆的大风图腾。
  众人轰然站起,向大风图腾抚胸施礼,口呼:“大风,大风!”
  纪夏埋头吃菜,被众人高呼的声音吓了一跳,感知到召曲作册盯着他的眼神,连忙站起身来,与众人口呼大风。
  礼敬之后,大风图腾又被魁梧军士扛走,那中年人看了上首的纪夏一眼,道:”如今先国主崩殂,太苍国不可一日无主,必须得有新国主继任才对。“
  众人默然,静静看着那位中年人。
  中年人又面向纪夏,施礼道:“殿下有何看法?“
  纪夏擦了擦嘴角,不以为意道:“宰礼何在?”
  百官之中,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徐徐出列,躬身应答。
  “长奉大人,你身为太苍掌礼,掌管一应礼仪之事,我问你,国主崩殂,由何人继位。“
  “回殿下,国主远赴天苍之庭,国令自然由太子殿下执掌。”
  白发老人看起来垂垂老朽,声音却极精神,说话毫无含糊不清之感。
  纪夏满意的点点头,对那中年人道:“庆叔,您听到了吗?”
  那中年人那是纪夏排名第三的叔叔,名为纪庆。
  纪庆听到纪夏的话语,眸中闪过一丝担忧道:”殿下,你是商唯一的子嗣,放在平常,自然应该由你继位,掌太苍国令,可是如今太苍内忧外患,容不得再有闪失,还请殿下细细斟酌……“
  纪夏愣了愣,听出纪庆语气中的真情实感,心中不由哑然:“原来我这三叔,是在为太苍担忧,我还以为这是夺位来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