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把父王气死了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二章 振聋发聩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纪夏走到一处临街的小屋旁,一位面容消瘦,精神萎靡的老人,他闭着眼睛,倚靠在石柱上休憩。
  “老人家,家中只有一人吗?”纪夏忽然出声询问。
  那萎靡老人吃力的转头,朝向声音来源,他睁开双眼,眼中蒙白一片,看他摸索的动作,不难看出这是一位目盲的老人。
  他大声回答道:“两位后辈天还没亮就出去劳作了,现在是收货的时节,哪能闲居在家?“
  “为什么不能闲居在家?粮食都是王庭按照人头供给,待在家中和前去辛苦劳作,得到的粮食都是一样的,为何还要如此辛劳?”
  老人听到纪夏的话语,脸色忽然阴沉,面色不渝道:”你是哪家的孩子?怎么这般不懂事?我太苍人几百年来,从来都是辛勤劳作,借以支援家国,倘若人人都像你一样的可恶想法,我太苍早就被那群土狗、那群猴子生生吃掉了。“
  “将士们为太苍拼命,女儿们为太苍繁衍子孙,为太苍军伍源源不断补充力量,闲居在家,没有出色修行天赋的年轻人,自然要照看好关乎命脉的土地,有什么不对?”
  “而我们老人,最好能够快点死去,这样才不拖累国主、拖累将士、拖累太苍,可惜我无病无灾,先国主又明令禁止老人不得自杀……”
  老人说起先国主,浑浊的眼睛中流淌出两滴泪水:“商国主一生为太苍操劳,现在他去了,也是好事,不用在为我们这些老朽担忧了。”
  纪夏默默听着老人这些话语,心中一股难言的滋味涌上心头,他问道:“为何所有太苍人,都能对太苍做到如此程度的奉献?”
  “太苍是我们的家国!”老人喃喃道:“这片土地是先贤们一刀一剑开辟而出的,我们自小生活在此,天下除了太苍,再没有地方能够接纳我们。”
  “而且怎么能说是我们为太苍奉献?我们所做的一切,没有那么高尚,我们是在保命!就如同家中的女儿几番受十月怀胎之苦,并不是她们愿意,而是只能这样做!”
  “没有子嗣,降生的人数赶不上死去得人,那么等待太苍的,就是所有人被生生吃掉,或者被削成人彘供那些畜生玩乐!和这些比起来,搏命之苦、劳作之苦、怀胎之苦又算得了什么?”
  纪夏深深吸气,默默向老人抚胸施礼,直起腰身,继续向前走去。
  景郁一言不发的看着纪夏,她身为普普通通的太苍国底层百姓,从这位她原本恨之入骨的新任国主眼中,能够清楚的看到一些奇怪的情绪。
  他在震撼、他在动容、他在怜悯、他在下定决心。
  姬浅晴看着这一幕,眼中好似燃起蓬勃的希望,身上长裙将她承托的愈发美丽,她几步来到纪夏身后,轻声道:“国主,前面就是南青街,景郁的家就要到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