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把父王气死了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七章 斩神通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大符国真的那般强大?”纪夏端坐在王庭之上,下首是庆、泽二位上臣,又有陆瑜、召曲、蒙鬼、长奉、姬浅晴等几位重臣端坐在下首。
  ”国主,大符国之于太苍,那便是巨湖之于小池,大符国土数十倍于太苍;他们军力之强,我们根本无法揣度;其中又有数之不尽的强大修者,可谓人才济济。“陆瑜向纪夏介绍大符。
  召曲似乎想到什么往事,眼中依稀有回忆之色,良久,出声道:”我曾在年少时去大符修习祭祀要务,大符国的图腾也如同我太苍一般,乃是大风。“
  “大符国人,模样与我们人族并无二样,只是他们天生有符文伴生,血液墨黑,明显与人族不同血脉,他们对于人族,就如同所有无垠蛮荒种族一样,无非是漠视亦或视如猪狗,杀了便就杀了。”
  纪夏皱眉道:“周青国最多只需要三月时间,就可以开采出剩余的一万余斤赤炎石,到时候,大符派遣强者前来,我们还有生机吗?”
  召曲苦笑摇头:“如果是大符亲派强者前来,太苍断无存活的机会。”
  “在无垠蛮荒,强者抹杀弱者,那么弱者不要说存活的机会,连存活的理由都没有。”姬浅晴幽幽出声。
  纪夏一拍脑袋,从座位上坐起,道:“我乃是大风在无垠蛮荒的行走,他们既然信仰大风,应该会给我两三分薄面吧?”
  陆瑜、蒙鬼等人倒是眼睛一亮,召曲和姬浅晴眼神无奈的盯着他,就好像再说:“大符是大风信仰的源头,你这点道行,能蒙谁?”
  纪夏看到二人的眼神,尴尬的笑了两声,又坐回王座。
  众人商议对策之际,有一位守卫入宫,禀告道:”国主,已经召唤百官、召唤城中百姓来到王宫前。“
  纪夏深吸一口气,走下王座,向宫楼走去。
  宫楼之上,青扶任被粗大的金属链条捆的严严实实,阴丁手持长刀,站在青扶任身后,他们面向宫楼之下密密麻麻的人群,其中有太苍官吏、有纪守军军伍、有寻常太苍百姓。
  纪夏张开双手,即刻就有两名侍女上前,为他正了正衣冠。
  他走向宫楼边缘,俯视着楼下无边无际的太苍百姓。
  所有的太苍百姓也在注视着他,注视着这位之前以“顽劣”著名的新任太苍国主,他们的眼神中有质疑,有不解、有绝望。
  “太苍子民!我是商的儿子夏!自商国主驾崩之日起,夏继任太苍大统,也自那日起,夏是太苍道义、祖制、大风意志下的王!”太苍国主的声音因为蒙鬼的术法再次响彻天地。
  百姓悄无声息,他们对于纪夏的认知,还停留在茶余饭后闲谈之时的暗暗咒骂之上。
  “鸠犬于几日前趁着太苍受灾、国主亡故之难,大举入侵太城,苍守军奋力搏杀,又因为大风降下神迹,所有我太苍才能度过一劫。“
  百姓开始窃窃私语,他们依稀听回返探亲的将士们说过,大风派遣行走降世,拯救太苍的事,却不了解其中的详情。
  “没想到今日,又有穷凶极恶之徒潜入太城,八十六位太苍幼童遭遇恶人毒手!”
  听到这一消息,本来还算安静的人群,突然爆发出恐怖的声响,他们大声喝骂、怒吼、哭泣,乱作一团。
  声音犹如雷动,纪夏静静看着太苍子民,任由他们发泄。
  良久,纪夏抬手,数以万计的太苍子民逐渐停止发出声音,宫楼前再次变得安静。
  “行凶之人正是周青国师青扶任,他杀戮幼童之后,意图行刺于我,被英勇无畏的将士生擒!为此,太苍付出了三百精锐、两名大将的代价!”
  “杀死他!杀死他!杀死他!”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